理论评论
钟振振教授答疑信箱(二五四)

发布时间: 来源: 阅读:
分享到



钟振振博士    1950年生,南京人。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特聘教授。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指导教授,中国韵文学会荣誉会长(原会长),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顾问,中央电视台“诗词大会”总顾问、《小楼听雨》诗词平台顾问、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曾应邀在美国耶鲁、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


钟振振教授答疑信箱(254)


·苏颂《国史龙图侍郎宋次道挽辞》五首其四
[宋]苏颂


前日闻君撤瑟初,伤心悲愤不能舒。

平生鲍叔偏知我,垂老庄龙独弃予。

人物风流今已矣,交游零落痛何如。

从兹道义谁相告,每欲临文辄废书。


网友广斋问:钟老师好,请问“庄龙”何典啊?

钟振振答:苏颂此诗,见其《苏魏公集》卷一四。

宋次道,即宋敏求1019—1079),字次道,赵州平棘(已废入今河北石家庄市赵县)人。以父荫入仕。宋仁宗宝元二年1039)召试学士院,赐进士及第。历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神宗朝,为史馆修撰、龙图阁直学士,修仁宗、英宗两朝国史。卒赠吏部侍郎。故苏颂称他“国史、龙图、侍郎”。《宋史》卷二九一有传。

苏颂1020—1101),字子容,泉州南安(今福建泉州市南安县级市)人。仁宗庆历二年1042)进士。历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官至右仆射兼中书门下侍郎(即宰相)。《宋史》卷三四〇有传。

此诗当作于神宗元丰二年1079),宋敏求去世时。

“庄龙”,见《庄子·外篇·知北游》:“妸荷甘与神农同学于老龙吉。神农隐几阖户昼瞑,妸荷甘日中奓户而入曰:‘老龙死矣!’神农隐几拥杖而起,嚗然放杖而笑,曰:‘天知予僻陋慢訑,故弃予而死。已矣夫子!无所发予之狂言而死矣夫!’”

·成玄英《疏》曰:“‘妸荷甘’)‘妸’字‘荷甘’。‘神农’者,非三皇之‘神农’也,则后之人物耳。二人同学于老龙吉。‘老龙吉’,亦是号也。”

又曰:“‘隐’,凭也。‘阖’,合也。‘奓’,开也,亦排也。学道之人,心神凝静,闭门隐几,守默而瞑。荷甘既闻师亡,所以排户而告。”

又曰:“曝然,放杖声也。神农闻吉死,是以拥杖而惊。复思死不足哀,故还放杖而笑。”

又曰:“‘夫子’,老龙吉也。言其有自然之德,故呼之曰‘天’也。‘狂言’,犹至言也。非世人之所解,故名至言为‘狂’也。而师知我偏僻鄙陋、慢訑不专,故弃背吾徒,止息而死。哲人云亡,至言斯绝,无复谈玄垂训开我心。”

《庄子》这段文字中的“妸荷甘”“神农”与“老龙吉”,都是虚拟的人名,历史上并无其人。全文大意是说:妸荷甘与神农同拜老龙吉为师而学道。一天,神农关着门,凭靠着小桌子,大白天打瞌睡。中午时分,妸荷甘推门而入,说:“老龙去世了!”神农听到后,起先大吃一惊,抱持手杖站起来;继而又想到生死齐一的道理,觉得死也不必哀伤,故“啪”的一声放下手杖,笑道:“老师知道我孤陋寡闻、懈怠不专心,所以抛弃我,离世而去了。老师走了,没有留下开导我的至理名言就走了!”

由于“老龙吉”是《庄子》一书中虚拟出来的人物,故苏颂称他为“庄龙”。

“垂老庄龙独弃予”,意思是说:在我们将老之年,宋敏求竟抛下我,独自走了!

《庄子》中的“老龙吉”与“神农”,是师生关系。而宋敏求只比苏颂大一岁,两人同辈,并非师生。苏颂用这个典故,不过是因为宋敏求学问渊博,故对他表示特别的推崇罢了。

在线人数:788今日访客数: 28781今日页面浏览量: 55579总页面浏览量: 84142563

办公室:(010)66110906会员部:(010)66110720  (010)66110906理论评论部:(010)64029139诗教部:(010)66519540培训部:(010)66156739网络信息部:(010)66079545账务室:(010)66081124

学会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八条52号三楼中华诗词学会 邮编:100007 京ICP备190444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337号

《中华诗词》杂志社:办公室、发行部:64068289编辑部:64068468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八条52号二楼《中华诗词》杂志社;邮编:100007投稿电子邮箱:zhscbjb@163.com

技术支持: 江苏书妙翰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诗词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