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了凡诗词:淡酒粗茶,也教歲月婀娜
发布日期:2018-07-26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了凡诗词:淡酒粗茶,也教歲月婀娜

 

一、萬丈紅塵,想來只是蹉跎

聲聲慢·春晚有賦,用元好問韻

樓前細雨,樹上衰紅,擦肩斷續飄過。苦短芳菲,殘夢碎亂江波。東風妝成碧玉,水影間、生意婆娑。只由得,我心嫋嫋,汝恨多多。

幾度紅消綠漲,剩三分春色,欲拒蹉跎。世道從來,不解天意因何。卻憑孤橋古柳,楚腰輕、裙舞煙蓑。想應是,總無人、樂聽驪歌。

 

聲聲慢·川上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終究大夢南柯。萬丈紅塵,想來只是蹉跎。知否武陵年少,怎敵他、日月飛梭。千古事,剩迢迢銀漢,雲布星羅。

多少豪情墜落,便杳無聲息,臥底長河。逝水泱泱,惜乎無浪無波。寂寞沙洲已冷,更何尋、鴻爪寒窩。惟川上,有幽人、月下狂歌。

 

聲聲慢·廉頗

孰可敵也?尚能飯否?嗟乎歲月蹉跎。立馬長平,悵極汗漫星河。獵獵旌旗亂舞,卷西風、一騎離歌。強秦笑、將軍去後,誰定風波?

百萬軍中往事,算只有、干戈能止干戈。白髮三千,癡心欲起沉屙。舊夢遙遙家國,恨英雄、來日無多。天不老,奈天教、老了廉頗。

 

二、淡酒粗茶,也教歲月婀娜

聲聲慢·東坡

百年孤獨,一路浮沉,風流千古東坡。絕唱天成,西湖瀲灩煙波。茫茫十年生死,有情人、何懼愁多。更誰怕,人情冷暖,世道偏頗。

不妨買田陽羨,喜芒鞋竹杖,細雨輕蓑。淡酒粗茶,也教歲月婀娜。但使文心小動,便融通、儒道南無。長吟處,和沙洲、寂寞鴻歌。

 

西江月·遊儋州東坡書院一

載酒堂前美酒,桄榔庵外兒郎。曾經多少舊時光?聽取書聲朗朗。

心本百年孤獨,腹藏萬古文章。誰言此地是他鄉?由得先生豪放。

 

西江月·遊儋州東坡書院二

此地古稱儋耳,先生大號東坡。可憐日月恣穿梭,一瞬千年飛過。

山月溪風綠蟻,芒鞋竹杖青蓑。知音萬古不嫌多,許我隔空來和。

 

次韻褚水敖先生《千島湖書感其二》

天工妙筆縱心書,山色為衣水作膚。

峰嶺浮波勉為島,乾坤作紙始成圖。

此身非我畫中有,雲夢雖空何處無?

笑想東坡得穿越,津津必不道西湖。

 

水調歌頭·父母金婚,代父擬對母親的告白

驀然回首望,人事已滄桑。銀鋤湖畔情定,羞怯立雙雙。之子於歸時候,拳拳我心知否?作伴好還鄉。萬丈紅塵路,從此不彷徨。

五十載,同歡喜,共炎涼。眼前兒女,今日兩鬢亦蒼蒼。去去來來風雨,是是非非毀譽,笑道又何妨。一世人生裏,有你就陽光。

 

三、人間幾度春風又

蝶戀花·

大斗酌來三兩口。巧笑還斟,綠蟻紅酥手。醉客主人何惜酒,此中況味心知否?

緣份哪如天地久。今夜相逢,卻怕黎明後。總是葉肥花見瘦,幾多兒女情長又?

 

蝶戀花·花事

最是一番新雨驟。李白桃紅,只是人消瘦。萬念紛飛皆入酒,可堪一飲三千首?

夜半無聲花落厚。花事飄零,忍看天明後?歲歲春風吹未久,人間幾度春風又。

 

蝶戀花·新詞

口亦難開情亦愁。枯筆書成,一闋新詞瘦。寸寸柔腸斷未休,別來莫道相逢謬。

世上知音何處有?只為知音,苦作紅塵候。又見江南風起驟,斯人獨坐黃昏後。

 

蝶戀花·用李易安韻

客裏詩心憔悴久。莫道斯人,妙筆應如舊。長夜苦吟惟對酒,落花飛處東風瘦。

籬外街燈昏隔柳。一別三秋,好夢何時有?醉掩啼痕猶在袖,杜鵑聲起熹微後。

 

蝶戀花·夜宿蘇州東山

醉宿東山眠未暖。酒渴思茶,空剩青花碗。笑罵一聲然並卵,果真寂寞寒孤館。

好夢難連惆悵滿。遊子情懷,幾個真知返?雲外家山迷更遠,曉鶯啼處春來晚。

 

四、名曰儒商非雅事

遣懷一

知命之年智未開,半因執著半因呆。

物非我有求何益,事必親躬理不該。

只怕雪泥停爪客,難當神女補天才。

欲飛偶作回頭看,盡是虛空戲一臺。

 

遣懷二

人生難敵是光陰,濁淚幽幽染子衿。

名曰儒商非雅事,胸無城府少機心。

開門滿目浮世繪,繞耳當年雛鳳音。

天命如風空捕影,身將半百獨沉吟。

 

遣懷三

一路逶迤步未停,蹉跎半百黯心驚。

人生如夢終非夢,歲月無情便是情。

已近黃昏嗟日落,悔將白羽效蠅營。

紅塵羈旅空餘恨,天命在天參不明。

 

鷓鴣天·己任

人去人來車馬喧,我心碌碌體難閑。恨逢劣幣驅良幣,過罷一山無數山。

失何苦?得何歡?陰晴全在這方天。問君己任知多少?豈敢樁樁挑上肩。

 

南歌子·遣懷

不受無功祿,長疏仗義財。縱情任性快乎哉。靈智未開何謂棟樑才。

身似飄萍物,心非明鏡臺。可憐無力拒塵埃。總是庸風俗雨不時來。

 

五、一時雲霧掩晴空

南歌子·醉後

雲黑吞殘月,燈昏聞響松。酒非醉後不知濃。人渴尤思一盞絳茶紅。

身老情難老,心空恨未空。幾番駢指問天公。何日能消塊壘萬千重。

 

南歌子·浮生·次韻麥笛兒

穿竹羊腸路,騎峰虯骨松。崖頭幾點映山紅。偷得浮生半日步慵慵。

滴石頑皮水,沾膚輕薄風。一時雲霧掩晴空。半倚淵亭獨自辨西東。

 

南歌子·夏夜客中有賦

山月雲間立,江天雨後晴。客中獨自起來聽,蛙鼓聲聲是喜是悲鳴?

人靜枝搖影,燈昏池落英。無眠似我兩三星,一樣清清冷冷到天明。

 

南歌子·仙蹤

天近天猶遠,途窮途亦通。幾重峰外有仙蹤?一往雲深只在此山中。

雲際歸飛鳥,雲間起晚鐘。雲堆雲裂不曾空。何處人聲竊竊水淙淙?

 

了凡:怀东坡三首

声声慢·东坡先生

百年孤独,一路浮沉,风流千古东坡。绝唱天成,西湖潋灩烟波。茫茫十年生死,有情人、何惧愁多。更谁怕,人情冷暖,世道偏颇。

不妨买田阳羡,喜芒鞋竹杖,细雨轻蓑。淡酒粗茶,也教岁月婀娜。但使文心小动,便融通、儒道佛陀。长吟处,和沙洲、寂寞鸿歌。

 

西江月·儋州东坡书院一

载酒堂前美酒,桄榔庵外儿郎。曾经多少旧时光?听取书声朗朗。

心本百年孤独,腹藏万古文章。谁言此地是他乡?由得先生豪放。

 

西江月·儋州东坡书院二

此地古称儋耳,先生大号东坡。可怜日月恣穿梭,一瞬千年飞过。

山月溪风绿蚁,芒鞋竹杖青蓑。知音万古不嫌多,许我隔空来和。

 

 

 

 审稿:杨逸明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