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8第8期
发布日期:2018-07-24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8第8期


雨余

夕佳亭上赏斜阳,得月湖边浴春光。自爱故园新景致,公余为我润诗行。

夕佳亭上赏春光,红是山花绿是桑。分得湖滨香一缕,雨余为我润诗行。

【评】此诗原题作“公余”,意在写八小时以外的闲情逸致,费了不少笔墨,效果并未见佳。惟结尾“润诗行”三字,颇能引发联想,找到补充材料的“宝藏”。首句于“夕佳亭”上观赏“斜阳”,自是正题,只是“斜阳”老气,封杀了后文的发展空间,不如改“赏春光”好,可使蓬勃生机,联翩而至。次句因“春光”已提前泄露,故索性将“湖边”事留待下文处理,只摄入些红蕊绿桑,将“春光”补足。铺垫文章做够了,后两句便水到渠成。“分得湖滨香一缕,雨余为我润诗行”,设想此际心情,是何等悠闲,何等惬意!“故园新景”云云,便不去提它也足以陶醉了。

 

玉桥春柳

亭亭杨柳玉桥边,浅绿鹅黄丝絮绵。垂落平湖接照影,一帘春梦两重天。

亭亭俏立曲栏边,鸭绿鹅黄未着绵。影落晴湖明镜里,一帘春梦两重天。

【评】此诗结语意象极佳,颇能引人入胜。前三句则多少都带点病毒,需经一番疗养,方有健康面目。起句“杨柳玉桥”四字之意已为题目所含,重提不必,易以“俏立曲栏”,则春柳之婀娜形象,更为可感。次句“浅绿鹅黄”宜作“鸭绿鹅黄”,不用比则罢,用则须一碗水端平,否则“绿”字会有意见。“丝絮绵”作“未着绵”较合适,早春柳絮未飘,与前四字涵合。第三句表意未清,使末句之“根”扎得不够牢固,改“影落晴湖明镜里”便如流水行云,上下浑然一体了。

 

旧自行车

十年坎坷勇排难,风雨征程累锈瘢。且喜链条常转活,翻怜轮带久磨残。

扶君早出霞迎把,驮我迟归月在鞍。不妒华车来往过,甘随老友共悲欢。

道途坎坷不辞难,十载风尘积锈斑。且喜链条常转活,翻怜轮带久磨残。

凌霜早出霞盈把,碾露迟归月在鞍。门外华车何必妒,得君相伴有清欢。

【评】原作立意不差,架构亦较好,稍作修饰,可成佳品。首句“勇排难”与次句“风雨征程”俱稍嫌过分,恐自行车消受不起,“累”、“瘢”二字亦不准确。故小有调整,使其与所咏事物相符。三、四句好,体现题目中“旧”字风神,自身情绪亦巧寓其中,难得。五、六句移情入景,章法自是不乱,只是状景笔力不到,稍加润色,可望成佳句。结语殊有意,所缺者诗家语也,今取其意另拟二句,换一种说法,不亦宜乎!

 

观电视钱江大潮有感

余杭门外起轻雷,大浪乘风去复回。为问天涯西望客,几时盼得趁潮归。

涌金门外起晴雷,巨浪乘风去复回。为问天涯羁旅客,几时趁得顺潮归?

【评】这首即景兴怀的小诗,见于《诗词创作》第二期。诗的格调清新,联想合理,具有一定的思想内涵。正如杨金亭老师在点评中称赞的那样,借“大浪乘风去复回”的自然规律,寄托对台胞“趁潮归”的期盼,增强了祖国统一这一时代主题的力度。这是此诗成功的地方。然而若从艺术上苛求,则尚有可容商榷之处。亦如杨老所说:作者只是“开始走向成熟”,“艺术探索的路还很长很长。”现在,就让我们来具体探索一下该诗的得失。首句“余杭门外”不稳,“余杭”是杭州的别称,近郊不宜说成“门外”,否则也可把吴淞、丰台说成“上海门外”、“北京门外”。准确的说法,应是“涌金门外”。“起轻雷”的“轻”字也嫌弱,想大潮发生时,“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又岂是一个“轻”字所能了得?按理应该作“惊雷”,但“惊”字太硬,用“晴雷”便准确无误了。第三句“西望”二字不细,虽唐人有“西望长安不见家”之说,但用于此处却不甚妥贴。钱江海面不在台湾西边,与唐诗所指方位不同,恐“西望”不得也!此处还是作“羁旅客”较好,不必字字讲求出处。末句意不顺,略为调整,改“几时趁得顺潮归”,与前文的“去复回”遥相呼应,便成天造之合。

 

瀑布

万丈悬崖幽谷鸣,一帘飞泻复奔腾。排荆涌上长征路,到海犹存拍岸声。

识遍天衢浊与清,一流飞泻出云层。漫言落地无消息,到海犹存拍岸声。

【评】此诗声威、气势俱有(主要见于第四句),只可惜寄寓不深,难成大器。造成这种格局的原因,是前三句不着力。首句纯是凑泊,“万丈悬崖”云云,作足了势叫不响,与哑炮何异?若能割舍掉这无关大局的虚景,以“识遍天衢浊与清”的实情句代之,则可以与结句首尾呼应,激活全盘。次句“帘”字小家子气,应易作“流”,末三字也是可有可无的“调研员”,难起什么作用,如以“出云层”三字代镇其位,气象便又不同。第三句通,干劲也足,只是失之浮夸,很有点大跃进时期高喊“亩产万斤”的味道。现在是新时期,这旧式标语当然不能再用。补一句“漫言落地无消息”作转,似乎颇为适宜。结句好,如大象之足,立地不可动摇。正是因为篇中有此绝响,才能迫使前三句改造自新,跟上队伍。没有这最后的“一七得七”,谁还会去管前面的“三七二十一”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作品点评2018.6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