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8第7期
发布日期:2018-06-08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87


春联

成双成对下人间,生死鸳鸯结墨缘。寻祖伊当在诗后,贴楹自会领春先。

意随情造古今境,曲任心弹长短弦。最喜高格第一美,蓬门彩柱俱芳颜。

成双成对影翩翩,生死鸳鸯结墨缘。寻祖伊当在诗后,报春人喜占花先。

意随情造古今境,曲任心弹长短弦。最喜格高无势利,豪门寒宅乐同悬。

【评】题是常题,事为常事,然一经妙手剪裁,便平添了许多情韵。诗中时见小疵,也时有天趣,这种有毛病,有味道的新蕾,胜过三家村醋酸夫子没毛病没味道的陈货何止一万倍。开篇用“成双成对”的“生死鸳鸯”作喻,赋予“春联”以十足的人情味,设想与众不同。惟“下人间”三字略嫌使巧,对联本是“人间”之物,没必要将他们划入“神仙”行列,那样反会失去本真。改“影翩翩”就好了,别的且不论,单从形象上讲,也要比原句丰满得多。颔联上比好,论定春联的历史地位,自然成理;下比太弱,几不成诗,改“报春人喜占花先”,外形依旧,意蕴全新,始足与上联相抗。五六句信手裁成,表述极为到位,且能活用格律变通,增强音节效果,是为难得。结联有明显问题:上句“格”字违律,“第一美”也说得太满,分寸非宜;下句总体差了火候,有虎头蛇尾之嫌。代改的两句,突破了原有的立意框架,似可成为全诗的亮点。

 

赠钟老师

与君泛舟清溪谷,君爱红梅我爱竹。且待漫天飞雪白,共君高唱三弄曲。

偕君舟泛清溪谷,君爱红梅我爱竹。待到漫天白雪飞,邀君共度红梅曲。

【评】这是一首激情飞越,风趣可人之作,虽略欠火候,但不失为佳品。首句前四字可略为调整,尽管古体于平仄不拘,然而稍作讲求亦非全无必要。次句好,写知交间的风雅很到位。一“爱红梅”一“爱竹”,所好虽异,情趣则同,读来令人神往。第三句亦不错,惟“且待”略失分寸,作“待到”便好;“飞雪白”宜颠序作“白雪飞”,音韵更臻完美。结语稍逊,不在词语不佳,而在未能顺势将寓意进一步深化,浪费了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根据前意,此句可改为“邀君共度红梅曲”。其所以“共度红梅曲”者,因友人性“爱红梅”也。只此一端,便将对挚友的思念与推崇表达得淋漓尽致。

 

母校梅城中学百年庆

糎水紫云交映辉,梅开百度斗芳菲。凌寒傲雪攀高洁,溢彩流香出翠微。

雅韵篇篇丹手绘,风流代代园丁培。今逢盛世春无限,祝寿衔杯话奋飞。

紫云糎水映晴晖,共庆梅花百度开。莫道设坛偏地域,但思为国育人材。

风霜雨雪从容对,杞梓楩楠次第栽。费尽园丁多少力,山城飞出凤凰来。

【评】首句音韵不畅,不若仄起改平起,“交映辉”省略不当,一并理顺作“紫云糎水映晴晖”。次句亦承前小作调整,母校百年庆典之意更明。三、四句写“梅花”,跑了题也,今拉回作“莫道设坛偏地域,但思为国育人材”,紧紧扣住山区中学特点,似较原句欲以梅花作比而弄巧成拙为佳。五、六句亦不顺,“丹手”或“丹青手”之略也,史无前例,不行不行。又“园丁培”三平脚,亦不妥,今略取其意,另造句为“风霜雨雪从容对,杞梓楩楠次第栽”,于篇中自有特殊意趣在,与“雅韵”“风流”一类套话似不可同日而语。结联亦俗,因顺势改出,有前数句铺垫,“山城飞出凤凰来”便水到渠成了。

 

乡镇干部

天天忙碌最基层,服务为民力践行。铺路搭桥争项目,穿针引线跑经营。

汗浇热土田园美,心系乡亲家业兴。若问征途何处指,小康路上战旗红。

不辞劳碌在基层,宗旨宣言力践行。铺路搭桥争项目,穿针引线助经营。

负担减半全民笑,代表能三百业兴。休把目标随处指,小康达后有新征。

【评】这首歌颂基层干部的诗,带有一定的感情。这类题材的诗,本就十分难写,作为一个初习诗词者,能写到这个程度,殊为不易。首句概念有错,“基层”不可以再“最”,再“最”就是阎王爷管辖的地方了,宜理顺为“不辞劳碌在基层”。次句孤平,可把“力践行”的范围扩大到“宗旨宣言”,以避其病。三、四句好,的确是乡镇干部本色。惟下句“跑”字犯了政策性错误,国家明文规定党政干部不得经商,你还去“跑”,就不怕纪委过问?只有改成“助”字,才合分寸。五、六句属一般表扬话,无甚特点,删去为宜。留下的空间,可把农民最关心的“减负”、时下正盛行的“三个代表”等内容用诗化语言填入。代拟的“负担减半全民乐,代表能三百业兴”二句,或可稍具其意。结联意不足,又出韵,亦在当改之列。总览全篇,目标不应该只放在“小康”上,而应更启一程,更开一境。“休把目标随处指,小康达后有新征”,正是此意。

 

赠妻

柴米油盐酱醋茶,三餐日复洗和刷。红颜笑绽柔情挚,春意融融暖一家。

柴米油盐酱醋茶,三餐日复赖持家。枕边更有多情语:莫为金钱中了邪。

【评】时贤论诗之标准,有“情真、味厚、格高”一说。原作论“情真”则有,若论“味厚”、“格高”,则尚差一着。绝句要出意味,关键在后二句。此诗前两句改出不难,只要承认了“赖持家”,所有毛病就“洗和刷”了。后二句要想加“味”、升“格”,则非得全部裁截不可。好在诗如鹿角,折了可以再生,只要元气足,新枝会更靓丽。试看“枕边更有多情语,莫为金钱中了邪”二句,其厚味、高格,不是可以和原有的真情鼎足而三了吗?“枕边风”作用于官场的历史,可以说悠而久之,人们对其深恶痛绝也非止一日了,如果那“风”儿都象本篇中这位贤内助一样吹,则非但不为恶,而且可敬可爱了。想时下那些被处决的贪官,当初倘若能有人在枕边说些类似的“多情语”,或者不至于走上断头台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熊东遨点评2018第6期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