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8第6期
发布日期:2018-04-16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86


 

西南大开发

莫言此地久荒芜,大厦云连锦绣铺。飞涧长桥云路阔,拦江高坝碧波储。

已将畎亩还林圃,更辟溪山入画图。多少矿藏沉睡里,春风唤起百花舒。

莫愁此地久荒芜,已着春风锦绣铺。飞涧长桥云路畅,拦江高坝碧波储。

已将畎亩还林木,更辟溪山入画图。唤醒矿藏沉睡里,起来同看百花舒。

【评】这首歌颂西部大开发的诗,写得有声有色,中两联对仗工稳,起、结也合乎法度,从格律上讲,已经没有毛病。只是在艺术表现手法方面还不够成熟,未能精益求精,个别地方甚至还很毛草。须得略为修剪,方见别样风光。首句的“言”字懒惰,不甚称职,从后文发展看,应该用“愁”字才较着力。次句前四字不好,且不说与下句重了一“云”字,单从气脉上看,与上句也未衔接紧。此句如改成“已着春风锦绣铺”,则正好接住了上句“莫愁”二字递过来的一棒。中两联好,“更辟溪山入画图”一句尤好,惟两联上比的收尾字都差了火候。“阔”字的问题是卯榫不严,涧边飞架“长桥”,“云路”应该是“畅”;“阔”字虽然也通,但不是正选。第五句“圃”字的问题就更大一些:首先,“圃”字与诗中所用韵字属于同声异调,不宜用作仄尾,否则会给人多用了一个仄声韵的感觉;其次,“林圃”在词性结构上与并列的“画图”不同,难以相对,易“圃”为“木”,问题就解决了。此诗最大的毛病还不是前面讲的这些,而在最后两句。诗的结尾,通常应该流水一气,不能两句脱节,各行其是。这里倒好,“沉睡”的是“矿藏”,而被“春风唤起”的是“百花”,你睡你的他唤他的,互不干连的主儿,硬要扯到一起,除了面和心不和,还能有什么结果呢?好在我们已经提前把“春风”调走,少了一个多事的角色,沟通便容易多了。只要把正主儿“矿藏”唤醒,起来同看“百花”,就什么矛盾都解决了。如此作结,方能从一个具体方面表现题目中“开发”二字的含义。

 

无题三首

春深似海况相思,几许清辉梦欲驰。惯是经年挤愁眼,仍抛残泪渍空帷。

一时轻唱谁人共,两处难眠各自知。细把幽怀研作墨,闲云万里尽成诗。

春深似海动相思,半亩清阴梦欲驰。惯是经年挤愁眼,仍抛残泪渍空帷。

一时轻唱谁人共,两处难眠各自知。细把幽怀研作墨,闲云万里尽成诗。

【评】“相思”与“海”不成递进关系,“况”字隔了,作“动”始通。“几许清辉”不若“半亩清阴”,后者与“梦”自然绾合而前者关联不大。

 

其二

庄蝶醒来衾枕寒,乱题红叶忆幽欢。雨中一别伤孤悴,日后重逢愿两安。

新月无声催梦老,旧情余味寄言难。流云归雁年年似,谁在高楼独倚阑?

庄蝶醒来衾枕寒,乱题红叶忆幽欢。雨中一别伤孤悴,日后重逢愿两安。

新月无声催梦老,旧情余味语人难。流云归雁年年似,谁在高楼独倚阑?

【评】通篇比较完整,第六句改两字趣味立出。

 

其三

近无人为破新橙,剩有春心倚晚晴。万种风情花月色,四时歌曲鸟虫声。

数吟锦瑟添悲泪,每读沈园思旧盟。多少幽怀和梦老,蓦然回首只凄清。

更何人为破新橙?独抱春心倚晚晴。万种风情花月色,四时歌曲鸟虫声。

数吟锦瑟添悲泪,每读沈园思旧盟。多少幽怀和梦老,偶然回首剩凄清。

【评】三、四句大佳。首句不必太实,以疑问出之为好。末句“蓦然”改“偶然”,与上句气更接。

 

闲趣

闲庭几诗客,香径一人家。不尽壶中意,悠然看日斜。

闲庭几诗客,香径一人家。领略壶中意,悠然到日斜。

【评】末句稍改,“不尽”之意自见。

 

登黄鹤楼

昔人黄鹤共飞去,吾坐飞机独自临。耽遇楚人吹笛韵,梅花未见落缤纷。

一江远望水天阔,三镇回眸景色欣。鹦鹉芳洲何处是?高楼江夏白云深。

昔人黄鹤杳无迹,我趁秋光闲自临。邻笛有人吹婉啭,梅花未见落缤纷。

一江远望水天阔,三镇回眸风物新。鹦鹉芳洲何处是?眼前依旧白云深。

【评】写黄鹤楼诗须得略带古味,此作多用拗,已得祖宗法度。不足处在于功力稍差,难以驾驭文字。首句末三字不够味,当以“杳无迹”易之。次句嫌俗,“吾坐飞机”之类话语,文白夹生,最好避开不用,改为“我趁秋光闲自临”,略具雅致,“独”易“闲”,是从声律上照应上句“杳”字。第三句生涩,又与下句不成对,有盲目学古导致走火入魔之嫌。今试以“邻笛有人吹婉啭”代之,与“梅花”句恰成流水对,不硬效崔相公,反觉有余味。“一江”句气象大,拗用亦好,惜下比不敌,皆缘“景色欣”三字未通,今改“风物新”,便差可相抗了。“风”字用法同首联“闲”字。作者于拗体变通或未尽谙,每于此等地方小有疏漏。第七句套老崔,且由他。结语前四字不好,这些内容应已包括在“三镇回眸”一句之中,再次提及,实无必要。以“眼前依旧”代司其职,味便不同。前者是重复,后者却能恰到好处地照应崔相公那句“白云千载空悠悠”的老话。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