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8第5期
发布日期:2018-04-16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85

 

答方凤翔

把酒临风祝太和,溱湖明月泛清波。残荷留雨香如桂,肥蟹寻诗色也酡。

锦句珠玑潜画境,一门桃李胜星罗。读君集稿感君志,诗海茫茫共入魔。

把酒临风祝太和,溱湖明月点清波。残荷积雨香如桂,肥蟹寻诗色也酡。

列案珠玑犹寂寞,及门桃李已婆娑。我才不若君才半,一样耽吟着了魔。

【评】一首合格的七律,抛开艺术手法上高层次追求不说,首先总得大体均衡,各句之间,不可太过参差,大起大落。这首诗的不足处,正在于严重失衡,前半极好,后半极差,犹如观赏风光,开头一路看来,俱赏心悦目,行到中途,忽然水土流失,不成模样,未免败人清兴。起首两句,虽略平淡,但仍具一定可读性,只次句“泛清波”的“泛”字不够精确,易为“点”,便恰切了。三、四句好,不惟对得极活,且“肥蟹寻诗色也酡”一句,道人所未道,特点异常鲜明。上句亦佳,如能将“留雨”改为“积雨”,则更佳。五、六句开始滑坡,对仗欠工不说,文意也未全通,如上句的“潜画境”,就很有些丈二和尚的味道,下句“桃李胜星罗”,也嫌比托不类。结尾两句尤不可玩,“集稿”表意含混,“诗”字又重,真不知是怎样入的“魔”,怕不是走了火罢?所幸四句都有些模模糊糊的意思在地底滚动,可以代为开掘,一见天光。五、六句上联可改为“列案珠玑犹寂寞”,以喻友人虽富才华、多妙品,但尚不为人了解之意;下联“一门”可改“及门”,“胜星罗”可改“已婆娑”,两句一内一外,恰成妙对。结联前半无须再明赞朋友,只自谦一句就行,这样,煞尾的着“魔”才多少有些趣味。

 

寄孙应生

我有溱湖屋几椽,湖边师友掘诗泉。窗前竹影疑无俗,灯下书城别有天。

应答清贫茶当酒,生花妙笔锦成篇。南柯一梦君情厚,容我徜徉漫执鞭。

高筑临湖屋几椽,闲来约客探诗天。窗前有竹皆驱俗,架上无书不蓄泉。

瓜豆自收还自种,雀莺相妒亦相怜。清风只向山中取,省却官家俸养钱。

【评】此诗与前例一样,也是酬应之作,通过“溱湖”二字的重现,读者或许已经猜到它出自同一人手笔。与前作稍有不同,此诗在整体上较为均衡,虎头蛇尾的情况有所改易。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均衡”,是因为篇中没有了类似“肥蟹寻诗色也酡”那样的妙句才达成的。诗中的毛病,几乎每句都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开头一句,介绍自己在溱湖边上的几椽屋,或者还过得去,只是把个“溱”字挂在嘴边,生怕人家不知道“贵住哪里”,难免有些罗嗦。既然向朋友介绍了“屋”,就应该在这上面做些文章,可次句突然跑到“湖边”去“掘诗泉”了,岂不闲置了最先推出的场景、道具?两句诗单独看都有些意思,拼在一起便八竿子打不着,实在可惜。较为理想的开头,应该是“高筑临湖屋几椽,闲来约客探诗天”。不要舍不得割损“掘诗泉”,那“泉”字留着下边还有用。改出的“探诗天”,正好与“高筑”二字暗合,这“屋”上文章,不就做开了么?三、四句能紧扣开篇继续深掘,算是迷途知返,“重新回到了正确路线”。可惜投入太少,力度有限,不仅没能把最闪光的金子挖出来,还造成了一些资源浪费。如着“疑无俗”三字,便是浪费了一窗好“竹”。不过不要紧,只要方向对了头,深掘一层并不需花费更多气力。试看“窗前有竹皆驱俗,架上无书不蓄泉”二句,不是在原型的基础上掘出了许多亮点吗?“泉”在原诗中只是一般用法,移到这里和“书”结合,就很有些“活水源头、天光云影”的意味了。后边四句也不理想,该对的不对,该通的不通,不该用的如“南柯”却胡乱拿来套在自己头上。想要在原意基础上改出来,除非太白、东坡复生,其他人难有这能耐。本人和太白、东坡比,距离少说也有二十一万六千里,更不敢动这个念头。可疾病医了一半,后边总不能撒手不管,只好借鉴经济领域里的某些做法,来一个“资产重组,借壳上市”。改作的后半部,已经完全不是原先的模样了,特别是“清风只向山中取,省却官家俸养钱”这个结尾,可能有悖作者的意愿,强加于他,心有不忍。但诗只有这样写才出味,否则便不叫诗。

 

登刺桐阁

极目蓬莱远,人间此地嘉。波光戏飞鹭,春色醉流霞。
高阁凌云久,微躯捧日奢。凭栏生百感,几处柳烟斜。

极目蓬莱远,人间此地嘉。波光戏飞鹭,春色醉流霞。
高阁凌云久,微躯沐日奢。凭栏生百感,几处柳烟斜。

【评】“捧日”口气太大,作“沐日”始见分寸。其余都不错。

 

望岱仙瀑布

银汉倾河落,阗阗没众喧。飞泉摛妙笔,流势见真源。

至此生无憾,任谁心欲奔。青云如有路,是处往天门。

银汉倾空落,阗阗没众喧。飞泉摛妙笔,流势见真源。

至此生无憾,任谁心欲奔。青云应有路,是处即天门。

【评】首句“倾河”应作“倾空”。结联语气可以肯定一点。

 

秋意

江滨烟树远相迎,缺月浮霜万里明。水似无痕多掩映,风虽有意不轻盈。

良宵坐久知寒重,知己言深感夜清。散发弄舟疑可取,何劳蛙井奋争鸣。

一江烟树眼前横,好月浮霜万里明。水似含情多潋滟,风非作态自轻盈。

长堤坐久寒疑妒,知己言深夜觉清。尚有五湖舟可弄,井蛙休向耳边鸣。

【评】《秋意》一首,颇富情趣,如果不是从整体上看有些问题,单就个句而言,美妙者不在少数。此诗得到苏仲湘老的青睐,不是没有理由。现在让我们来具体探索一下该诗的得失。首句拟人本好,但于此题不适,不如作“一江烟树眼前横”,与通篇更为协调。次句“缺”字不妥,既是“万里明”,最好还是莫“缺”,当然也不一定要“明”、要“圆”,作“好月”,将想象余地留给读者便佳。第三句好,倘用于另篇自是上上之选,用于此篇则稍有不宜,主要是句尾“映”字与韵脚字同声部,有多用一仄韵之嫌。第四句乍看颇美,但经不起推敲,因“轻盈”二字是褒义,前置一“不”字,便成了贬义,看作者的本意,似乎并不是要否定“风”的“轻盈”,而是想否定“轻浮”,殊不知词不达意,造成了相反的结果。准确的表达应该是“风非作态自轻盈。”上句相应调整为“水似含情多潋滟”,便是佳偶天成了。颈联单个看都是好句,拼在一起便有两个毛病,一,“宵”、“夜”犯复;二,“知”字相重。这是作者用心不细造成的小失,理顺不难,改为“长堤坐久寒疑妒,知己言深夜觉清”,便自然妥贴了。“寒”、“夜”二字前置,是为了保持与三、四句“眼位”的变化,避免虚字出现在同一位置上。这是又一细处,初学者亦须多加留意。结联不好,上句“疑”字轻率,下句“奋”字多余,表意亦含混不清,试以“尚有五湖舟可弄,井蛙休向耳边鸣”二句易之,不知可以收得是篇否?此诗还有另一种改法,可以保留篇中的名句,就是另换一个韵。试改如下,聊供参考:

一川红树豁吟眸,明月清霜万里秋。水似无痕多掩映,风虽有意不轻浮。

闲廊坐久寒侵膝,知己言投酒满瓯。如此情怀如此夜,何当散发弄扁舟。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