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7第11期
发布日期:2017-12-05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7第11期

 

蝠堂诗词略说(下)

三、情感富

诗者,文学之精也。难从笔上得来,应自心中流出。蝠堂为诗,不事雕琢,每以至纯至朴之情示人,故能得心爽神宜之妙。《白马三首》乃公少作,当时一出,便得诸家激赏。据沚斋先生转李筱孙言:胡希明前辈曾持此下酒,击节吟哦,连呼“好诗”不置。

白马三首

白马戎装尚少年,画朱门外草芊芊。偶从游戏惊堂燕,便向鸡窗惹凤弦。

细雨初匀孤馆夕,深红半锁药栏边。悠悠梦断杨花路,检点新愁在目前。

其二

踏花重到又匆匆,况有游丝系碧桐。蓦地相逢疑隔世,翩然一瞥是惊鸿。

玉梭此日投难拒,青眼当时掷易穷。幽梦潜行去来夜,起看红雨扑帘栊。

其三

从此窗前梦不成,几回征铎误相惊。小炉划尽灰无字,老柳飘残絮有情。

迢递鱼书悭一约,凄迷冷雨暗孤檠。殷勤欲理春华梦,忽觉鹃啼已数声。

斯作妙处,诸家多有置评。

刘斯翰云:三首呼应开阖,章法各异,而气类相投,色色相生。

梁守中则曰:三诗缠绵往复,深情无限,大有两当轩《绮怀》诗笔意,恨未知其本事耳。

周锡䪖更认定:此斯奋成名之作,吾辈中人当日皆能琅琅诵之。

予四十年后始见此,白头回味,犹觉心中涌涌。有情则诗生,无情则诗死,此三章俱以激情酿之,深情吐之,岂止饮誉于当时,更将影响于后世。

蝠堂多情人也,其情多而阳光,率真坦白,毫无矫饰,一如泉涧在山,清澈见底。予尝读其《蝶恋花》词并诸家评语,不觉莞尔:

蝶恋花

陌上游丝吹不断,花近高楼,楼外巢新燕。名字每从心里唤,呼来忽觉红双脸。

叵耐个郎情腼腆,欲语无言,滴滴时针转。隔院课铃催二遍,倚门一瞥惊鸿远。

首二韵以比兴起,新燕已巢而我身犹独,由此引发遐想。“名字”二句写形入神,情态毕现,然以单相思成分居多;暗恋如同做贼,怕人不解怕人知,初坠情网者大都如此。“滴滴”二字妙绝,钟响秒催,心跳加速,狼狈神情,不难想见“课铃”句点明身份,更见其恋的痴狂、恋的大胆。今日大学生谈恋爱,已然司空见惯,殊不知当年被视为厉禁也。

沚斋云:“少年不作艳词,不得谓之词家”,蝠堂少作如此,是真词人也!

卷中更有同道间酬唱之作若干,无不深情倾注。试举一二:

永遇乐·去台山,赴海南就业,寄陈永正

望断归程,忽成独往,天其何意!匝地炎风,吼云黑浪,万树碧椰子。人言旧是,坡仙游处,野水夕阳无际。怅重帘、佳人一病,关河柳色谁主?

苍茫此夜,思君千里,莫问瘴江菰米。见说人间,而今草草,多少临歧泪!年来尊酒,秋风肝肺,过尽旗亭药市。凭谁问,乌啼月落,曲栏独倚。

此为就业前夕留别挚友之作。上阕自抒感慨,情绪澜翻,排山倒海,容不得一丝喘息;“人言”以下数句,因题忆及东坡,慨叹中不无自许。歇拍复以淡语作呼天之问,笔势回收,力道不减。下阕转入友情,衷肠自诉;百尺狂澜,渐化作无边涟漪。永正当时有和,有“约他年、男儿身手,故人斯意良苦”、“瘴云迢递,一麾安往,不信天涯无路”诸语,宽解之中,颇见惺惺之意。

贺新凉·自台山农场假归赠刘峻

合是诗人未?似当年、剑门道上,雨斜风细。捡点青衫尘兼酒,总是远游情味。便蓦地、相逢故侣。世上风涛安足问?正高吟万里生奇气。深巷月,尚如水。

少年杜牧伤春泪,待凭栏、从头拭尽,共君一醉。闻道江流千尺下,时见精灵来去。今古事,由他千虑。行路读书闲插菊,望遥山、对起青如髻。长相忆,为君誓。

同为倾情之作,前章是人关心我,此章是我关心人。其境不同,其情则一。上借放翁诗意发端,下借牧之清泪寓事,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通篇真气弥满,上下勾连,愈转愈深,愈积愈厚,宜同道许为“集中最高之作”也。

其他如《水调歌头·夏夜独酌兼怀斯翰》、《水龙吟·赠佟伯永》、《戊子端阳汇豪雅集同感国殇》、《有赠》等,或友于兄弟,或相惜知音,或悲悯灾黎,或关情弱势......凡所抒发,皆出肺腑,其浓烈情怀,令人一读而生感慨,再读而欲高吟。读到会心处,则不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矣!

辛亥岁杪,君与女友叶红自琼归省,旋于壬子春节结褵于广州,并同游肇庆,下榻鼎湖山,作《春词》四首。情意绵绵,引发诸多故事,一时传为美谈。

壬子春词

水阁金荷斗日曛,双凫惊起隔花闻。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那识君!

其二

风情别矣迥难寻,漫抚红箫春已喑。忽堕深宵儿女泪,山灵能会此时心?

其三

坐久栏东语渐稀,关河风急撼罗衣。荆扉一入轻王气,脉脉春山欲展时。

其四

家山女伴忆红裙,我亦江湖酒惯醺。莫恨啼鹃啼不歇,海云犹得似巫云。

艳语催妆,儿女情不损英雄气。挥洒之间,仿佛年少周郎,羽扇纶巾,风神再现。嗟乎!今而后予知“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非特少游一家也。

当年组诗成,出示诸友,众初不知内情,引来许多猜测。后十年,先生开始创作《白门柳》,复将其移入小说主人公侯朝宗、冒辟疆名下。借古人之口吐我心声,自家进入角色,友辈争传,又添得几多欢乐。

蝠堂诗妙处,非止以上数端;予之所道,不过管中一斑耳。案头适有前辈大家刘逸生先生诗集在,中有绝句一首,不妨引来作结:

偶感示斯奋

狂来诗兴欲摩天,有子如斯亦莞然。偶向几边搓倦眼,分明两我在灯前。

 

丁酉重阳后三日宁乡熊东遨识于求不是斋南窗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