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7第10期
发布日期:2017-12-05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7第10期

 

蝠堂诗词略说(中)

二、眼界高

诗人成就,首在眼界;眼界高者,始能见常人所不能见,言常人所不能言。蝠堂诗取境之高,时有定论。大凡社会阶层,人生角落,时代潮流,山川云物等,俱在其审视之内。有所发现,始引为诗,绝不作惺惺之态。《读严霜杂文歌》、《八月四日与中学旧友廿三人同游越秀山》、《西海》、《谒柳侯祠》、《南宁观剧》诸篇,触笔成澜,皆可佐证。

蝠堂擅以诗人之笔作画,更擅以画家之笔为诗。手眼俱高,当世罕见。兹举数例供赏:

自题山水册

奇峰搜尽总嫌烦,汗到淋漓兴已阑。我本倪迂自在法,凭空写出意中山。

末句如天外飞峰,突然拔起。“凭空写出意中山”,人谓“凭空”二字,是蝠堂一生本领;余则曰非积一生之学,抱绝世之才,具独家之眼,此“空”焉得“凭”耶?

十里画屏

石白茅黄共一滩,板桥南去路弯环。丹崖十里争姿色,画在晴晖雨霭间。

黄茅白石、曲径板桥,极尽天然之趣。更兼十里丹崖,宜晴宜雨,人行其间,便如置身画里。此种感受,凡作十里画屏游者俱有之,诗人信手拈出,正是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此作与以下二题,俱索溪峪游草。

宝凤湖

凫鹭飞来石蹬秋,玉簪螺髻桨声幽。谁将半匹漓江练,绕向千峰最上头。

有比拟,有夸张,有直观,有借用,尺幅之中,偏容得许多手法。

金鞭溪

峪路盘溪西复东,苍崖掩树隘还通。桥亭小立耽微雨,多少幽情鸟语中。

景物随处奇,随处妙;心思一味细,一味闲。惟其细、惟其闲,始能悟到奇、悟到妙;亦惟其妙、惟其奇,始能耐得闲、耐得细也。何谓“格高、味厚、境远”?此数例足以说明。

公早年多有唱酬,知己间心声吐露,灼见每多。一如朝日浮光,虽不燃江,亦足炫目。下为一例:

满江红·自琼归省逢周锡䪖 

涌尽鲸波,渐染作、清江颜色。问陌上,早梅应是、旧时相识?不恨年年花有信,春风总是无情物。正斜阳、细雨近城门,山如壁。

微云散,檐光滴,休倚遍,栏杆曲。看故人清健,帽儿微侧。生死经年余白眼,奇谋一笑倶尘迹。倩何人、挥手泪淋浪,琵琶急。

“春风总是无情物”,世事洞穿,不知震惊多少俗眼。词走豪放一路,健笔纵横,大气包举,“生死”二句,尤见交情、觉悟。此等磊落情怀,儿女子辈何能望见。

公诗多抒情,偶有咏物者,因其目光独到,故能洞见其微;又因其胸襟阔大,而能深寓其意。《老树行》一首,堪称其最:

南塘有老树,久枯无片叶。及春雨向繁,离离发何烈。持酒置其下,月出明皎洁。清风从东来,鼓舞歌激越。自言少年时,颇负凌霄质。炎气日催长,零露暗滋茁。忽忽二十年,白云渐相拂。徘徊遏悲风,俯仰干白日。方谓栋梁时,材高宜毋失。焉知世不良,恶物转摧伐。雷电实无情,毒虫恣穿穴。愧非铁石躯,何由避齮龁。一日繁花萎,两日叶尽脱。三日死新条,所嗟犹半活。中夜每惊寤,沉思痛惨栗!悠悠天地长,何处托吾骨?夜来感春气,壮心动郁结。犹得为叶花,岂复占风月?老叶未足珍,应能辨霜雪:老花未足贵,春泥化其屑。所以益后来,只此足愉悦。我闻老树言,感动冲毫发。启我日月情,照人肝胆澈。因忆二三老,仿佛见高节。起坐暂低回,长庚看明灭。

通篇比兴,法古不失生新;满眼风骚,抒慨不违敦厚。时作者正游佟绍弼门,得识阮退之、朱庸斋诸老,以树拟人,有感而发,盖亦弟子礼中之常义也。“徘徊遏悲风,俯仰干白日”、“雷电实无情,毒虫恣穿穴”、“一日繁花萎,两日叶尽脱;三日死新条,所嗟犹半活”诸语,令人一读一哀,一读一恸。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