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7第9期
发布日期:2017-12-05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7第9期

 

蝠堂诗词略说(上)

蝠堂刘公斯奋,奇才也,诗文书画无所不能,为当代岭南文坛旗帜性人物。其说部《白门柳》曾获国茅盾文学奖”;画亦戛戛独造,风靡一时。此皆为天下所熟知者,毋须我饶舌。然则天生我嘴,竟别无可说乎?曰:非也。是公耀眼光环之外,别有珍珠在焉。此珍珠者,蝠堂诗词是也。留待我说,不亦宜乎?

诗人根本,是上天生成;诗人枝末,有人间培养。蝠堂之为诗人,固有其后天积学,而最关键者,是其天生特质使然。公处世为人,善于思考,积极乐观;性格中既有太白之踈狂、东坡之超迈;亦有少陵之热切、摩诘之清恬。集诗人特质于一身,自能嗣响前人,光大当代。其诗词作品,论数量在同时代作手中或许并不算多,论高华则足以令诗坛瞩目。气局大,眼界高,情感富,乃蝠堂诗词最基本特征,试以弁言述其大略。

一、气局大

诗人成就之高低,取决于气局之大小。袁随园云:“士君子读箧破万卷,又必须登庙堂,览山川,结交海内名流,然后气局见解,自然濶大。”蝠堂生逢国家变革之期,学农、学工、学军,从政、从文、从艺......劳力劳心,俱所经历;而复秉承家学渊源,读书多,积学厚,交游广,不同常人之胸怀气局,由是自然养成。此种气局,从其少年时代的作品中便已显现出来。兹拈一例以为证:

观沼气发电有感

江湖浪迹任消磨,一旦逢春意气多。愿化明珠三万斛,直教流影乱星河

此为诗人十六岁时所作。这首被陈永正先生赞为“未满三朝,已有食牛之气”的即兴诗,寓情怀,见襟抱,笔挟风雷,气象具足。“愿化明珠三万斛,直教流影乱星河”,从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意象画面中,我们隐约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于天地间傲然卓立。

二十三岁时所作的《贺新凉》,也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贺新凉

梦也何须说?倚秋风、连营马动,荒鸡凄烈。壮士翻腾潮水去,苦战人间未歇。待与子、醉眠明月。淬剑光寒青发竖,忍一腔冷落男儿血?暂起舞,从容别。

朱弦休拚悲歌绝。羡少年、风情湖海,胆肝如雪。笑指千年奇劫后,鹰击苍溟空阔。直须把、风争云夺。一角词场重料理,向樽前、倾尽南北杰。君不见,玉壶缺。

此作成于大学毕业前后,豪气干云,自信满满。“倚秋风、连营马动,荒鸡凄烈”、“淬剑光寒青发竖,忍一腔冷落男儿血”、“笑指千年奇劫后,鹰击苍溟空阔。直须把、风争云夺”诸语,展现出来的是一种男儿的担当;尤可贵者,是能于沸腾热血之中,保持着独有的冷静,当“壮士翻腾潮水去,苦战人间未歇”之时,只牢牢守住自家的底线,与二三子“醉眠明月”。热肠而能冷眼,可谓善矣至矣。

诗家气局之大小,既体现于奋进,亦见之于包容;能屈能伸,有为有守,其义不外乎“担当”二字。此种担当,读《有感三首》,自能体会一二:

有感三首

脱手狂文一炬删,纵横风雨记南山。卷帘放梦茫茫夜,恐碍飞扬到玉关。

其二

夕阳如血映红旌,怒马冲风日百营。一纸忽传江国满,天南谁认此书生?

其三

眼底英贤若许攀,归来偶赋白云闲。刘琨未老谁相讯,日夜风雷看万山。

首章自省从前,删尽狂文,直面现实;轻装蓄势,意欲乘长风破万里浪也!次章切入时事,于“红旗”、“怒马”之中带出自家心迹,逼人英气,透壁而来。末章胸臆快吐,目接前修,岂惟思有所效,直是以琨逖辈自许。三章一气呵成,风格颇类定庵而心气尤盛。少年得意之时,目无馀子,此景此情,不难想见。

中年以后所作,锋芒渐敛,境界愈高。如《甲戌谒邓世昌祠》、《区潜云书法集编成感赋》、《城居杂咏》等,气局而外,更见深思。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