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7第4期
发布日期:2017-8-15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7第4期

 

秋兴

清凉十月中,虚与早春同。柳老生寒意,雁鸣恋故蓬。

抬头见新月,抚瑟对疏桐。君唱东流水,吾歌夕照红。

凉生九月中,不与早春同。柳失娇柔态,鸿鸣凛冽风。

抬头见霜月,抚掌对疏桐。谁遣枫林醉?西山一抹红。

【评】“十月中”不是秋了,作旧体用新历,如同着汉服穿皮鞋,不伦不类。作“凉生九月中,不与早春同”,道破题目,是为正招。第三句“寒”字与首句“凉”字意近,第四句犯“孤平”,俱应调整。第五句“新月”与“月中”自相矛盾,“新月”者,初月之谓也,作“霜月”始宜。结尾意不足,稍作补充,可以收束。

 

登山二首

歇脚心还累,东方逐渐红。欲观春日出,趁早上高峰。

迎晖前一缕,蕾绽醉香风。寒冷令人醒,阴晴山万重。

天上行常例,人间仰至公。朝霞红一缕,先抹最高峰。

【评】前首勉强通得,后首不知所云。保留部分词语,合并同类项,或可脱胎换骨。改后题目可作《登山观日》。首二句写日在宇宙中按照自身规律运行,人间对其光辉普照的仰慕,都是铺垫;结二句才是寓意所在。“朝霞红一缕,先抹最高峰”,日本身自然是公平的,但人们所处的客观位置不同,得到的映照绝不会一样。就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对于高干子弟和普通老百姓,其作用如何,读者都能会心一笑。当然还可以产生一些别的联想,这就是所谓的“诗味”,不能为读者提供想象余地的“诗”,是谈不上有什么“味”的。

 

绝句

一榻茶烟百感并,漫寻古韵遣幽情。蚊虫不解诗中句,也近书旁得意鸣。

一榻茶烟百趣生,漫从古径觅幽情。蚊虫不解诗中义,也近书旁得意鸣。

【评】“百感并”下笔略重,与后文之轻松气氛不谐,作“百趣生”便好。次句“韵”字不必道出,因后面有“诗”,其韵自具;可约取“书山有路勤为径”之义,作“漫从古径觅幽情”,足可增得“百趣”。第三句“诗中句”应作“诗中义”。

 

无题

危楼愁色接天涯,忍看飞花客别离。彼地晴云侬处雨,聊为阿鹊寄相思。

一楼秋色接天涯,旅雁回时客别离。彼地晴云侬处雨,怕题红叶寄相思。

【评】“危”、“愁”二字不必道出,以“秋”易“愁”,点明时序便好。次句“忍看飞花”与“客别离”关联不大,改为“旅雁回时”,暗中扣住上句之“秋”字,前后便云衔水接了。结语太直白,稍作一曲,意味大增。

 

题图

景自镜头醒,风从木叶青。岂无宾客至,酣醉已忘形。

景入镜头醒,风微木叶青。尚无宾客至,自醉已忘形。

【评】闲情逸致,有小趣。首二“自”易“入”,“从”易“微”,意脉更畅;后二“岂”易“尚”,“酣”易“自”,宾客未来自家先醉,意态更狂,形象更具。

 

雪中篁

无风不飞雪,雪重压枝低。默默君之道,青眼在西溪。

雪狂何足道,不惧压枝低。且看西溪上,青云尚拂堤。

【评】有意,未道出,且失律,不改不成诗。将寓意掘进一层,字面理顺,声律协调,便可一读了。

 

晚蝉

知不知满树文章,惊舟一夜浮沧桑?临风不乱真名士,隔窗犹弹古秦腔。

知不知耶漫品量,居然满树是文章。临风不乱真名士,一任秋山月似霜。

【评】首句“满树文章”见巧思,第三句道前人所未道,亦大好;惟二、四句扯得太远,冲淡了主题。声律不协亦是其病。有好意,改造便不难,剪接一番枝叶,补充一点作料,可成一首味道不错的诗。“不”字两见,意胜便不妨。

 

新桃花岛变动记之

桃花岛上落桃花,五月狂涛六月沙。欲觅清风春顾影,空悬明月水为家。

词忧后主家国破,诗效盛唐林木发。浊酒一壶天下事,一壶浊酒走天涯。

桃花岛上落桃花,五月狂涛六月沙。欲觅清风春顾影,空悬明月水为家。

词忧后主身心碎,诗到残唐草木华。浊酒一壶天下事,一壶浊酒走天涯。

【评】通篇词清气顺,感觉不错。入声字还是讲究一下为好:“家国”改“身心”,不惟可救违律之“国”字,而且能避重出之“家”字。第六句改“诗到残唐草木华”,感慨更深些,非止救“发”字也。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