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王改正11月诗词
发布日期:2017-8-11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王改正

201711月诗词

 

赏月

2017111日星期三晴

秋啊秋啊,幻彩流金。蜂叮菊嫩,蝶恋兰馨。烂锦铺成五色,红枫耸上千寻。啼鸟知人性,鲜花不染尘。尔乃醉悠悠锦瑟,听袅袅丝琴。舞步身摇颤颤,锵然落叶纷纷。鸳侣情歌浪漫,宾朋美酒甘醇。竹喧疏影,童稚清音。不是阳春,胜似阳春。于是梢头月满,沐浴游人。清潭泻玉,莺语销魂。光华似雪,霜鬓如银。微信通乡里梦里,手机有视频音频。思旧家门而眺望,为新时代而欢欣也。诗曰:

 

玉渊潭水碧漪漪,月上东湖杨柳枝。

望海楼前人起舞,留春园里我哼诗。

兰花带露能无意?啼鸟抒情也有知。

锦绣烟霞新时代,遥思领袖仰风仪。

 

悼王步高教授

2017113日星期五晴

步高教授,黉门巨擘,遽然驾鹤仙游。滚滚长江,涛涛大浪,凄风呜咽悲愁。噩耗痛心头。万千诗赋友,苦泪交流。眺望东南,歌哭感念意悠悠。先生德艺双修。在金陵圣地,名满神州。执教清华,栽培桃李,为人敦厚温柔。肝胆著春秋。更有铮铮骨,气韵优游。不朽杏坛荣誉在,俊彩长留。乃哀吟而遥祭曰:

 

气度雍容雅步高,德操文藻树英标。

心中天地千秋好,笔底鲲鹏万里遥。

学子金陵皆赋颂,清华水木有风骚。

先生鹤驾青云上,泪涌长江起大潮。

 

渔翁

2017118日星期三晴

湖光潋滟,波光浩渺,渔翁举手投竿。柳染云霞,莺啼枝上,尘身恰似神仙。听翠鸟呢喃。笑看鱼衔饵,小命堪怜。心远喧嚣,忧思当下是何年。满园秋色流丹。看长波铺练,草树蒙烟。姜尚磻溪,垂纶作秀,严光才是真筌。利欲莫追攀。官场沉浮事,都有因缘。可羡玄洲钓术,闹市有林泉。诗曰:

 

钓鱼台坐钓鱼翁,秋色溶金淡淡风。

老柳条柔潭影碧,残阳光染晚霞红。

两间清气丝丝满,五蕴浮尘渐渐空。

香饵何知谁赋命,垂纶从不问西东。

 

玉渊潭秋水

20171117日星期五晴

京华胜地,玉渊潭里,金台明榭清都。毓秀钟灵,风光旖旎,颉颃雀舞莺呼。谁唱凤栖梧。看兰姚菊魏,韵致玑珠。霞彩氤氲绣成锦,似火如荼。高天云淡风舒。是人间阆苑,仙界蓬壶。草树金黄,松竹玉翠,西湖坐望东湖。鸳侣舞晕乎。对一泓春水,喜泪酥酥。恰是新时代,惹我赋颂歌哭。诗曰:

 

天鉴渊潭水一窝,金风吹皱九秋波。

廊前秦女求双舞,柳下萧郎想对歌。

霞彩夕阳滋味厚,香蝶花影恋情多。

心随弯月思圆月,春梦桃红夏梦荷。

 

八声甘州·过黄河

20171118日星期六晴

望黄河之大美兮,来万里之西极。奋狂吼以舞动兮,掀巨浪以搏击。贯中原之禹甸兮,偕泰岳之雄姿。是虚怀之旷放兮,唯东海而皈依。灌多情之沃野兮,防浊浪之决堤。阅沧桑之变幻兮,知造化之玄机。盼民生之福寿兮,除百姓之贫疾。有乡愁之文脉兮,回故里而情痴。拜苍颜之父老兮,怀先辈而唏嘘。愧吾侪之拙笨兮,观榆麦而深思。梦大中华之盛况兮,举新时代之霞卮。摛八声以文藻兮,吟拙句以赋词。词曰:

 

    望黄河万里贯西东,彩霞浪花红。仰邙山顶上,炎黄二帝,御座临空。多少风烟过后,依旧画图中。无限狂流远,千古洪声。    游子归来故里,对苍颜父老,泪眼濛濛。念高天厚土,把酒酹金风。旧家门,藤花谢了,草虫吟,惆怅意无穷。谁知我,心如止水,身似漂篷。

 

祭母

20171120日星期一郑州晴

若夫家山有待,游子归来。立门前而惆怅,生客路之思怀。院落嗦嗦枯叶,门前老迈高槐。竹影荫浓茂密,紫藤蔓乱蒿莱。于是泣先人之远去,惭我辈之无才。叹梧桐之瑟瑟,听啼鸟之哀哀。对荒茔而泣泪,悲霜露之凝白。眺望冬云之重,何堪命运之乖。故当乡愁一恫,父老多情。问寒温而把手,摇苦涩之杯觥。沐金风之骀荡,求岁稔而年丰。颂豳风之古调,吟切韵之新声也。诗曰:

 

白发归来拜老坟,青青榆麦露花新。

悲愁半世思乡苦,生死十年梦母亲。

柴院风竹如絮语,纸钱烟影似招魂。

而今兄弟隔千里,都是泥牛渡海人。

 

悼李燕杰教授

20171122日星期三晴

呜呼痛哉!呜呼痛哉!李公驾鹤西行。噩耗传来,心哀如焚,苍天也太无情。念念梦魂中,赐我生花序,惠我人生。遥拜泉台,悲思难尽意无穷。君乃玉貌洪声。是青年学子,益友良朋。语燕啼春,英杰济世,江山国士忠诚。吾辈愧无能,有缘识教授,仰望高风。赋颂长歌一曲,挥泪祭英灵。诗曰:

寒夜惊闻杜宇啼,苍天召我铸魂师。

洪声玉貌常记忆,妙论忠言总解颐。

教授高怀学子敬,家国情意李公痴。

谣讴一曲拙文藻,却是商声带泪诗。

 

紫砂壶上诗

20171129日星期三晴

叶宝林先生约,与旅游卫视谈紫砂壶与诗词文化。赏壶艺大师之名作,为之欣然雀跃也。壶中世界,唯东汉长房知之,阁道楼堂,衣食风物,佳肴美酒,乃梦中蓬莱也。 而浊世人生,细如尘粒,荣谢穷通,生寄死归,亦不过壶中天地也。茶能神静心清,诗亦能神静心清也。趣雅而恬淡,儒释道于一壶,色香味于一壶也。而诗文刻于壶上,记诗家之志意,文翰之风华,则陶泥烈火凝入精神底蕴,此壶乃诗家之化身,何其美妙新颖也。乃吟玩遐想,涂抹以记所思也。诗曰:

吾侪也爱紫砂壶,紫气恒砂韵味殊。

壶里禅茶清且淡,人间烦恼有还无。

诗家情入陶泥贵,大匠神随翰墨舒。

饮罢唯觉心底净,把玩已忘命何如。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