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熊东遨点评2017第3期
发布日期:2017-6-7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熊东遨点评2017第3期

 

 

《咏巢湖绝句》大赛佳作点评(一)

秋雨巢湖
云烟缭绕暗冥冥,又值深秋雨不停。镇日湖边无客到,白鸥飞破一痕青。
【评】 诗笔如画笔,动静相生,情辞两胜。目摄心裁,出入宋人堂庑。“镇日湖边无客到,白鸥飞破一痕青”,上传范石湖“日长无客到田家”之神,下得辛稼轩“破青萍,排翠藻,立苍苔”之趣。合两家为一手,是谓妙裁。

巢湖极天
更起龙蛇日下争,九垓莫问几时清。苍天自以巢为耳,听取人间风雨声。
【评】 立意高,视野广,开掘深。公德、仁怀、慧眼,缺一不能到此。

巢湖湿地之晨
野水横陈芦荻秋,朝云无主满滩流。残留天地洪荒味,随处清波作渡头。
【评】 留住巢湖一角之自然生态,诗笔之功也。“随处清波作渡头”,此种“洪荒味”,“野渡无人舟自横”犹有不及。

渔归
细雨霏霏织姥山,网开一面白鸥闲。苍茫几笔王维画,写出渔郎破浪还。
【评】 烟雨江南,宛然在目,“王维画”信不虚也。

怀巢湖
向晚余晖绕北窗,绿栏微旧倚风凉。生情切莫题乡月,易把明眸写到伤。
【评】 “生情切莫题乡月,易把明眸写到伤”,乡情乡谊乡心,只此一笔便写到极至。

咏巢湖
神仙境地此中求,水碧山青白日悠。正欲泛湖寻向导,飞来一鹭立船头。
【评】 “正欲泛湖寻向导,飞来一鹭立船头”,写意传神,与王禹偁“惟有鹭鸶知我意,时时翘足对船仓”有异曲同工之妙。

塘西湿地
沉璧波横不系舟,掬来秋水洗吟眸。一篙撑入滩声里,我与芦花共白头。
【评】 有中晚唐风味,“一篙撑入滩声里,我与芦花共白头”,闲逸处得司空曙“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江村即事》)馀韵。

 

 

《咏巢湖绝句》大赛佳作点评(二)

巢湖烟雨
巢湖烟雨最消魂,近水楼台眼底真。莫怅云帆天际远,一篙撑出绿蓑人。
【评】 “莫怅云帆天际远,一篙撑出绿蓑人”,与徐俯“春雨断桥人不渡,小舟撑出柳阴来”同一机杼。仿佛之间,见着几分古意。

巢湖桃花岛
画桥烟柳隐渔家,一半风光占水涯。隔岸忽看红灼烁,轻舟摇出野桃花。
【评】 亦在宋人谱中,可与“一篙撑出绿蓑人”分庭抗礼。

三河
圩错堤交树影重,三河环绕弄乌篷。白墙青瓦真珠玉,镶在巢湖画轴中。
【评】 “白墙青瓦”句地方色彩鲜明,微式建筑有以见也;此“珠玉”复得末句一“镶”,美景眼前立见。是之谓“个性”,移用于他湖不得;诗有个性,便胜一半。

巢湖市亚父街怀古
楚汉争雄史鉴彰,人心向背定兴亡。范公纵遂鸿门策,未必江山属霸王!
【评】 “范公纵遂鸿门策,未必江山属霸王”,十六字掷地有声,杜牧之“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旧案,今朝被他借亚父之力轻松翻着。
 
咏巢湖
前尘无计苦追寻,天镜飞来风满襟。有水种云千顷白,我乘一叶在波心。
【评】 “有水”句得诗家语;“我乘”句见平常心。

咏巢湖
姑姥奇洲养碧城,花光水色两盈盈。仙槎不向天河去,泊到春时第一莺。
【评】 “泊到春时第一莺”,以静制动,自有无限生机。何谓信心信念,读此或可悟之。
 
咏巢湖
苇荻风生瑟瑟凉,渔歌棹远正茫茫。南巢往事涵千顷,雁字清秋写一行。
【评】 千秋往事,由雁字一行写出,个中深见感慨。

 

《根祖杯》获奖作品点评(上)

 

庭中槐树

一树金黄取次开,浓阴如盖覆苍苔。老来方解严亲意,满院清光只种槐。

【评】通篇比兴,末二句尤具意味。“老来方解严亲意,满院清光只种槐”,是稼轩“少年不识愁滋味”之翻写而其意自新。

 

游子吟

梦驻魂留不愿醒,大槐阴覆小茶亭。根犹故土何曾断,话是乡音最耐听。

欹枕五更长似岁,凭栏百岛小于星。青枝绿叶仍相待,海雨天风怨鹡鸰。

【评】“凭栏百岛小于星”,妙语出于自然,如有神助。

 

返乡留句

游子情怀处处同,十年风雨惯匆匆。可怜诗笔徘徊久,一段乡愁写不工。

【评】后二大妙。永远的乡愁,难工亦难尽。

 

青玉案·寻根大槐树

翠云霭霭谐春步,更托起,思无数。六百年前伤别路,一番离散,几多风雨,剩有青如故。

天南地北乡思旅,暖暖烟霞眷晨暮。千里关山携梦渡,谁人解得,情为何物,泪湿根深处。

【评】深寓感慨。

 

洪洞大槐树

一树烟霞绕,万方魂梦牵。枝如新凤翥,根似老龙眠。

祖脉三千里,宗风六百年。归心期合抱,身手共擎天!

【评】工稳有致。

 

大槐树下

多年羁旅系槐乡,一脉源流信也长。启德已然弥九域,扬帆应是过重洋。

离歌昔日曾分翥,盛举今朝赖共襄。自有馨风传不朽,归来依旧汉衣裳。

【评】末句情怀自见。

 

《根祖杯》获奖作品点评(下)

 

金缕曲·寻根

漫漫天涯路。向家园、登高长眺,水横山阻。转絮飘萍孤零雁,梦里乡关何处?欲说起、清愁无数。最怕子规斜阳里,一声声、唤不如归去。落叶下,念根祖。

洪洞月色应如故。照当年、县中迁客,离乡背土。不尽汾河游子泪,流到如今更苦。这次第、何堪回顾? 七百年间情犹在,割不断、血脉同宗谱。老鹳在,大槐树。

【评】“一声声、唤不如归去”,此种断句法颇能新我老眼。词意通达,体气亦近。

 

故乡

官街酒巷柳婆娑,疏雨飘寒梦未磨。几度归来秋色里,新楼渐比故人多。

【评】末二句颇耐咀嚼。眼底新楼,心中故旧,于“渐比”中次第相陈,忧耶?喜耶?抑或二者之兼耶?百感交并,难以言表。

 

谒大槐树

客梦三千里,归程六百年。新槐无鹳影,惆怅夕阳前。

【评】浓愁淡写,亦颇感人。

 

瞻洪洞大槐树

蟠根无语阅沧桑,撑出炎黄一脉长。阿里山头人尚在,也来寻迹问槐乡。

【评】平淡中略见手段。

 

老槐

遥思故土又凝神,碧野花红景色新。我自归来槐不识,却将游子当游人。

【评】结语有趣。

 

怀大槐树移民

一别乡关赴九荒,此生归路已茫茫。拼将血汗浇贫土,舍却身家固远疆。

埋骨常思桑梓好,种槐空惹露华凉。百年兴替惟民苦,青史可曾书几行?

【评】有情怀、有寄托;有感慨、有沉思。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