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诗词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诗词作品  
 
2016.2黄小甜点评
发布日期:2016-6-29     【字体】:
主编:李文朝 编审:杨逸明 责编:何 鹤

 

黄小甜点评

余镇球

西山碉楼

钟秀金山翠嶂连,碉耧耸立峭岩前。

历经新旧三朝代,见证沧桑数百年。

苔砌藤缠犹着色,霜摧雨打更知坚。

几番踏遍西郊景,古堡风光别有天。

(注) :史载:碉楼在金山山湾处。

 

 作

钟秀金山翠嶂居高耸立峭岩前。

历经新旧三朝代,见证沧桑数百年。

缠呵断壁鹃啼雀噪诉烽烟

我来几度徘徊久读取兴衰警句篇

点评

   此旅游诗,欲咏史鉴今,想法很好,但写到后面却忘了初衷,很是遗憾。首句交代所到之处重峦叠翠,起得顺畅;次句“碉楼”却用得多余了,因诗之标题已有“碉楼”,这里又出现,使重复并浪费笔墨。若将其易为“居高”,其主题的所在位置便不由令读者产生仰视的效果:碉楼不仅依险崖峭壁,且居高临下,气势逼人;颔联好,用递进关系强调碉楼经历之时空,含蓄地阐述此地历史的内涵;但颈联的转折却弱了,其“苔砌藤缠犹着色”之末三字很勉强,若易为“苔漫藤缠呵断壁”便形象地赋予了对历史沧桑的深深情结,这一个“呵”字,何等动情!第六句对应上联,易为“鹃啼雀噪诉烽烟”,以自然形象不露声色地诉说着而今清平盛世,岂能忘却“烽烟”!令苍苔藤蔓、杜鹃山雀都有了动人的情感,并为尾联的“合”作准备;原尾联“ 几番踏遍西郊景,古堡风光别有天” 至此,前面三联算是白说了,委实可惜!入得宝山,岂能空手而归?故易“我来几度徘徊久,读取兴衰警句篇。”如此,碉楼的过往,沧桑的印记,当下的思索……意境当为之升华! 此“合”即顺势而成矣。

 

 

杨帅峰

晚饭花

原 作

晴空落日斜晖里,晚饭花娇朵朵开。

天暗几无蝴蝶到,香浓自有主人来。

颜清今夜宜留看,根壮明年不用栽。

草木生成皆蕴秀,何须斗艳惹尘埃。

 

改 作

云推日落斜晖里,晚饭花娇朵朵开。

天暗欣无狂蝶扰,香奇自有雅人来。

悄然张合从容甚,忽略炎凉任性哉。

别样逍遥称隐士,何须斗艳惹尘埃。

点评:

    此律选材很特别,“晚饭花”是太阳下山后才开的,且她是很不起眼、很普遍,很随性就能生长得很好的花儿。作者匠心独运,赋予了她高洁、清雅的意象:“何须斗艳惹尘埃”,此结是这首诗最为高妙之处!然,整首诗仍有不足之处:作者在为营造此意境的铺垫上,也就是在前面的句子中,若再推敲推敲就更好了。如,首句“晴空落日斜晖里”之“晴空”纯属多余,能见落日斜晖景致之时,自然是晴空。何不将空中之云借来一用,令“云推”使“日落”,这岂不既弃了多余的话又令其增添了生气和生动;次句自然流畅,好;颔联,其“几无”与“自有”,“蝴蝶”与“主人”对仗欠工,且“天暗几无蝴蝶到,香浓自有主人来”是遗憾无蝴蝶到?其花不是主人?还欲待主人来?此联令其花有奴颜之嫌,读之令人感觉很不爽。为何?只因与作者结句的清雅闲适大相径庭。故易为“天暗欣无狂蝶扰,香奇自有雅人来”,欣喜无狂蝶之喧哗,有雅士为知音。如此,不仅对仗工了,感情色彩更为之颠覆,使其改弦易辙拉回到作者的初衷;颈联“颜清今夜宜留看,根壮明年不用栽”虽格律对仗都没问题,但不疼不痒。然此处为诗中转折之关键,却竟与作者所要表达的意象毫无帮助,这是极应避免的。故易为“悄然张合从容甚,忽略炎凉任性哉。”花儿日落方开,从容闲适;不管世态炎凉,我行我素。其特点、个性使之鲜明,并为尾联之高潮作有力的铺垫;第七句“草木生成皆蕴秀”本没什么不对,但若将人们对晚饭花称其为“隐士”的说法放到此处:“别样逍遥称隐士,何须斗艳惹尘埃。”如此,是否更能增添她别样脱俗、清高潇洒的特性呢?供参考。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时代风采
网刊选编
山川风物
名家点评
酬唱雅集
散题杂咏
《中华诗词学会通讯》
学会期刊:《中华诗词》
青年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