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要闻快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要闻快讯  
 
踏莎行草忆饶公
      发布日期: 2018-02-27   来源:    【字体】:

 

踏莎行草忆饶公

 

郑欣淼

 

饶宗颐先生仙逝,举世悼怀,我也思绪万千,忽然想到十多年前曾写过四首《踏莎行》,题咏与饶公有关的活动,现将其刊布出来,略加说明,亦为对饶公的一点纪念。

广州艺术研究院于二○○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举办饶公书画展,笔者有幸出席开幕式,遂填《踏莎行》:“金石清奇,禅门意象,更惊泼墨如山嶂。艺坛一帜早高张,暮年腕底风云旷。    韵漾情怀,气求壮旺,不今不古饶家样。信然腹笥富根基,拈来余事天花放 饶公选堂先生尝针对陈寅恪先生自言平生为“不古不今”之学,而自称平生喜为“不古不今”之画(《选堂八十回顾展小引》)。但所谓“不古不今”者,实则“亦古亦今”也。先生作为一代大儒,其潮州颐园学术馆,尝以“陶铸今古”为门联,二○○七年故宫博物院举办《陶铸古今——饶宗颐学艺历程》展览,亦以“陶铸古今”为主旨,不仅将“古今”陶铸于学,亦且将“古今”陶铸于艺。先生捐献故宫珍藏的作品,释道书画不少,尤见其“不古不今”、“亦古亦今”之陶铸“古今”特色。笔者尝撰文评选堂先生《布袋和尚》及《青城山水》二画,名为《儒生本质,释道情怀》,论者以为颇中肯綮。自唐以降,儒生寄情释道,所以成为风气,亦与儒释道三教融合大势相关。选堂先生之学艺,不仅陶铸“古今”,亦且融合儒释道三教。这就形成了先生书画创作的显著特色。

二○○三年香港大学成立饶宗颐学术馆,旨在搜集及保存有关学术资料,推动对“饶学”与国学的研究,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支持饶宗颐学术馆的建设和发展,由饶宗颐教授的友好和学生发起成立了饶宗颐学术馆之友。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之友”于二○○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晚在香港赛马会青云阁举行成立典礼,适值先生米寿,笔者受邀出席开幕式并在会上致贺,且以《踏莎行》抒写感想:“简帛寻幽,梵音探奥,中西今古融神妙。迩来高论亦惊人,童心未共流光老。    绝学薪传,斯文克绍,几多求友嘤鸣鸟。先生莞尔盛门墙,香江自有山阴道笔者认为,饶先生对于今天有着多方面意义,在人才培养方面,先生作为大师的衡量标尺尤为重要,至少有两点值得参照:第一点,大师的培养是需要家学的。第二点,大师的学问是立体构建的。现代的社会缺乏世家,家学自然也都缺乏渊源。现代的大学文史哲艺乐不仅分系,各系内部还分专业、分断代。这种人才培养结构和体系,只能培养专家,很难培养大师。而像饶先生这样的大师,在这种人才培养结构和体系下,恐怕更是后无来者。近些年来,有关方面一直在讨论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以饶先生作为大师的衡量标尺,对人们当有所启发。

饶宗颐先生所书《心经》简林,与香港大屿山宝莲禅寺青铜大佛毗邻,为世界最大户外木刻佛经群。二○○五年五月二十日,举行简林开幕式,笔者有幸受邀,因事不克前往,特填《踏莎行》祝贺:“大屿山巅,宝莲寺外,简林高矗连成派。心经皆用八分书,庄严妙相冠当代。    胸有真如,心无罣碍,本来般若为明慧。先生企盼境安康,时雍物阜长千载。《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儒、释、道三教所共尊的宝典,经文简约,但寓意深远。清康熙初年定制,每月朔望两日,皇帝要熏沐书《心经》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现收藏御笔《心经》一种即有一千五百余部、一千六百余册。饶先生惠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心经》墨宝,转化为大型户外木刻。由于整篇书法分别刻于多条木柱上,近似古时书于竹简,因此名为“心经简林”,这是一项集艺术及哲学于一身的艺术创作,也是饶公对中国书法创新的杰出贡献。

《华学》是由清华大学国际汉学研究所、中山大学中华文化研究中心、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泰国华侨崇圣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共同主办的以研究中华传统文化为主旨的学术丛书,一九九五年出第一辑。二○○六年七月,笔者收到李学勤先生来函,谓《华学》第八辑近期出版,适逢饶公九秩华诞,编辑同人拟为纪念,让我也写点什么,遂以小词《踏莎行》致意书画津梁,诗文渊薮,纵横学海为山。问公何事竟如斯?自成机杼无窠臼。    白首冰心,青箱金帚,桑榆仍把鸳鸯绣。伏生忽报颂椿龄,喜凭杯酒绥眉寿这一年的十二月,笔者到香港参加了“学艺兼修·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九十华诞国际学术研讨会”,出席了庆贺饶先生九十华诞宴会。

令我们感动的是,此后的饶老仍然孜孜不倦地研究创作,特别是在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播上贡献良多。近十年来,荷花成了饶老的主要绘画题材,而他也为荷花绘画开创了不少新的技法与路向。由此产生的“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就是透过荷花作品来彰显其“学艺双携”的主张和不断向前的创作力。二○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百岁饶公亲赴法国巴黎出席“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展”开幕式;十一月十八日,饶公又出席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开幕式,观者如堵,场面热烈而又庄严。笔者有幸见证了这场盛大的典礼活动,并填《浣溪沙·敬观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展》作为纪念:“笔下风荷别有天,满堂清气意中禅,人间百岁老神仙。  仲夏花都添雅韵,初冬燕市漫祥烟。乾坤吉庆庆连连。”过了仅一个月,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展”又在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开幕,饶老从香港乘汽车到长安镇,用了两个小时,专程出席长安镇饶宗颐美术馆奠基仪式及其他活动。一百零一岁的饶老,给中国,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留下了满满的爱心,留下了美好的祝福!

“踏莎行草过春溪”,这是唐代诗人陈羽的名句,也是词牌《踏莎行》的来历。耀明先生约稿,时间又紧,匆匆草成《踏莎行草忆饶公》短文,谨致哀思。

 

                二一八年二月十一日于北京故宫御史衙门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图片新闻
文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