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要闻快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要闻快讯  
 
斯文长存 饶公长在
      发布日期: 2018-02-27   来源: 人民政协报   【字体】:

 

斯文长存  饶公长在

 

郑欣淼

 

久慕饶宗颐先生大名,惜无缘相见。后来我到国家文物局工作,因从事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工作,始有幸与先生相识。藐予小子,蒙先生不弃,多年来常有联系,参加先生的一些学术、展览活动,得亲其謦欬,也受到先生的厚爱。而我在这些难得的机会中,对先生的学识、贡献以及人格精神也有了更为深切的感受和认识。

2006年是饶先生90华诞。这一年的12月在香港举办了“学艺兼修·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九十华诞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在会上作了《故宫、故宫文化与故宫学》的演讲,主要是探讨故宫学,论述提出故宫学的目的与意义。对于故宫学,先生认为确实是一门大学问,大有可为,明确表示支持。1213日在香港会展中心举办庆贺饶先生90华诞宴会,我在祝辞中谈了我对饶先生的认识,我说:“文化是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在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发展史上,无数杰出的人物曾作出过一个个伟大的贡献,成为发展历程中一座又一座的标志性的山峰,饶宗颐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饶先生学贯中西,识通古今,是个百科全书式的通才,他以几乎涵盖中华文化各个方面的研究成果,成为学界的泰山北斗;他以自己诗书画的艺术创造,在艺坛别开生面,蔚为大国,这也使他90年来的人生春秋闪烁出璀璨的光芒。我们庆贺饶先生的90华诞,是对文化的尊崇,是对文化创造者、推动者的尊崇。”我还认为:“我们在看到饶先生的学术成就、肯定他的重大贡献时,他的成才之路、治学之道以及人格的魅力,也同样为我们所关注、所重视。他以自己的90年岁月,不仅使我们看到了一个学人的努力与贡献,同时也昭示了一个知识分子所应有的操守、品格、精神和境界。”

香港活动结束时,饶宗颐先生给了一个任务,让我为潮州颐园学术新馆撰写一通碑文。我有点惶恐,自己承担得了这个任务吗?看到先生信任的目光,我没有再犹豫,就直接从香港去了潮州。饶先生是潮州人,出身书香名门,有着深厚的家学渊源。他没有上过大学,连私塾也很少上,号称“自学成才”。但他在家乡受到了良好的也是独特的教育,家乡也是他学问的起点。在潮州的访问学习,使我对先生的学术道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颐园是先生自题学术新馆之名。其地为先生早年读书旧址。20世纪90年代,潮州市政府为表彰先生学术成就与艺术贡献,曾建学术馆于此。十年后,有关方面因旧馆稍嫌局促,又集巨资,于原地扩建新馆。迨其落成,适逢先生90华诞,群贤毕至,良辰美景,亦一时之盛典。新馆位于潮州城东,为典型潮式庭院建筑。背倚开元禅寺,面向韩江,距广济桥不过咫尺,与韩文公祠隔江相望。

通过考察、研究,我看到韩文公在人格理想、学术文章等方面对饶先生的重大影响,看到潮州对于饶先生一生的非同寻常的意义。我在碑文中写道:“潮州自韩文公为刺史,兴学崇儒,遂有‘海滨邹鲁’之称,至今人受其惠。中国自韩文公倡文导道,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至今人怀其德。苏子谓文公‘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洵非过誉。而先生之于文公,正所谓异代接武者也。先生生于潮,长于潮,受文公遗惠深矣,于文公夙所心仪焉。年未弱冠,即撰《恶溪考》,于文公行迹颇多留意。年仅而立,又撰《韩文编录原始》,于韩文成集关注有加。后又尝对文公《南山》诗与佛教关系进行研讨,并藉其一百零二韵为大千先生颂寿。先生受文公影响亦殊深也。一生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犹记改革开放之初,大陆学子得读先生论著,悉既惊且佩,师事者甚伙,私淑者又不知凡几。先生亦勇担导师之责,学界亦以领袖期之焉。而今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复兴更属千秋大业。先生博学精艺,于文化领域无所不窥,厥绩甚丰,厥功甚伟,不仅有惠于当代,亦且有德于后世。盖比诸文公,何多让焉!而此亦余始终景仰先生之所在也。”

我很喜欢饶先生的绘画,他的宗教画,他的荷花,都有独到之处。200110月,当时的中国历史博物馆曾举办“饶宗颐教授书画作品展”,系历博首次为在世名家举办大型展览,成为当年京城艺坛一大盛事。众多展品中,《布袋和尚》及《青城山水》尤见饶先生特色。我写了《儒生本质释道情怀》一文对这两幅画进行评析(刊载于香港《文汇报》2004109日),也得到饶先生的首肯。2006年,香港有关方面拟将饶先生70余年来在书画方面的艺术成就,编辑一套煌煌12册的《饶宗颐艺术创作汇集》,笔者不才,有幸受邀,成为《汇集》推荐人,为其中第四册《腕底山川》作了《贯通融汇领异拔新》的代序。我提出,饶先生的学问与书画创作成就,可归纳为“贯通融会,领异拔新”8个字,前者需要以大学问为基础不断探求,后者需要以大智慧为底蕴坚持创造。其中书画一门,可为范例:“这些书画作品,不仅用墨、用笔均甚讲究,如《论书》七古称‘墨多墨少均成障,墨饱笔驰参万象’,又称‘乍连若断都贯串,生气尽逐三光驰’,使人于欣赏之余,切实感受到一种酣畅淋漓的墨韵和刚柔相济的笔情;还将弹琴手法转化为书画笔法,将诗词‘幽敻’意境转化为书画‘空灵’意境,将琴心、诗心甚至禅心、道心统统转化为书心、画心,使人于欣赏之余,恍若听到抚琴、吟诗,进入一种参禅、悟道的虚幻境界。直至近年,饶教授对其书画技法,仍在不断创新和变化。”

讲一件去年发生的令我感动不已的事。2017年,中国文史出版社为我出了本书,书名叫《寸进集》。我的书斋叫“寸进室”,表明笔者遵奉脚踏实地、一寸一寸、一步一步前进的古训,坚持学问贵在积累的理念。“寸进室”为饶先生所题。每当我面对先生苍劲浑厚的这三个大字,总是油然而生敬意,增长了不断前进的力量。于是遂借室名,把这本文集取名为《寸进集》。在与编辑同志讨论书名时,又生发了一个奢望:可否请先生题写个书名?去年先生整整一百岁,与香港朋友联系时,感到为此劳烦,心中总有点不安。67日发出请求信息,610日早传来喜讯,说饶公9日晚已欣然题写,14日我在北京就收到了由香港快寄来的墨宝。饶公赐写书名,无疑是对后辈的提携和鞭策。“大喜过望”“如获至宝”“铭感五内”等词语,是我内心的真实反映。百年岁月,先生的书法也返璞归真,但其中仍可感受到风云沧桑。我遂写了这样一首小诗:“潮州烟水拜颐园,百岁选堂堂庑宽。欣赐题签敛锋笔,依然笔底有波澜。”

 

特别令我永志难忘的,是20171220日,饶先生亲自出席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饶宗颐美術舘奠基仪式,而我也忝为嘉宾,共同见证了这一颇有意义的盛典。先生2003年曾在长安休养度假,在莲花山下创作了《莲峰春晓》等许多书画作品,自此与长安结下了深厚情谊。2008年,先生在长安图书馆建立内地首间个人书籍专藏室“选堂书室”,又在2012年授权长安镇以饶宗颐姓名注册、建设美术馆。20171220日这天,百岁高龄的饶老从香港乘汽车到长安镇,用了两个来小时,中午休息了一阵,下午就参加活动。这天虽然主要是饶宗颐美術馆奠基仪式,但还有长安镇第六届文化艺术节的开幕式,这个艺术节的重点项目“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展”与“茶熟香温——饶宗颐教授铭绘茶道美术作品展”,也是饶先生带来的。活动从下午3点到5点多,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先生一直坐在台下,还几次上台参与有关仪程,最后又亲到奠基现场,看到了这一寄予着自己期望的美术馆的奠基过程。我作为嘉宾代表,对饶老充满敬意,对长安的文化建设充满期待,也发表了几句感言:“饶宗颐美术馆落户长安,是饶老传播优秀传统文化艺术的又一贡献,不仅是长安文化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也是长安提升城市品质的重要标志。”

饶先生那天精神似不大好,据他的女公子饶清芬说,因为知道第二天要来东莞,先生昨晚有些激动,睡得迟,没有休息好。先生也说了些话,一般人听不清,还是饶女士与他交流,说是饶老今天很高兴。幸运的是,中午吃饭,下午开会,我都是紧挨着饶先生,与他坐在一起。能为饶老做点服务,这是我的福分。全部活动结束,已是暮色苍茫,我们目送饶先生一行的汽车离开了长安。

20171220日到201826日,过去不到50天,新年新春,噩耗惊传,泰山其颓,一代文化巨人遽然仙逝!东莞长安镇饶公美术馆奠基仪式之情景犹在目前,《寸进集》墨宝之厚爱永铭于心!先生于中国文脉之延续,厥功甚伟,斯文长存,饶公长在!

 

本文载于《人民政协报》2018212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图片新闻
文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