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要闻快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要闻快讯  
 
"诗人献给母亲的心灵之花":推介纪念文章《仁心善举,德厚恩深一一忆母亲》
      发布日期: 2017-5-14   来源:    【字体】:

  

"诗人献给母亲的心灵之花":

 

推介纪念文章《仁心善举,德厚恩深一一忆母亲》

 

〈编者按〉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家庭文明建设重要指示精神,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在今年母亲节前夕隆重出版发行了《好母亲传承好家风》一书。书中精选了朱德、迟浩田、老舍、季羡林等31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作者,以普通儿女身份回忆、纪念母亲的文章。其中《仁心善举,徳厚恩深一一忆母亲》一文,是唯一一篇在作者简介中标明"中华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的诗人印记和唯一一篇在内容中有传统诗词的纪念文章,可谓是诗人献给母亲的心灵之花。今值母亲节之际,在征得原创作者和约稿方同意后,特别推荐转发给广大诗友和网友,以期从好母亲的好家风中得到正气的传承与弘扬。

 

(审稿刘庆霖  原文附后)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好母亲,传承好家风》主题征文特约稿——

 

仁心善举  德厚恩深

 

——忆母亲

 

李文朝

 

奔腾万里东入海的黄河,在进入山东地段之后,有一处从南北流向转为东西流向的小折弯。就在此处母亲河臂弯怀抱的南岸,有一个叫前范城的小村庄,这里就是生我养我的家乡。村中老宅区有一个元宝心的宅基,上面座落着一栋布局严谨、结构坚实的典型鲁西民居四合院。这是我身为秀才的曾祖父在光绪年间专门请人设计建造的祖传老宅。现在是梁山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除了它的鲁西民居文化价值之外,还是人民共和国两位开国上将肖华、杨勇将军先后住过的地方。特别曾是1947年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在孙口渡口强渡黄河后,一纵司令员杨勇将军召开军事会议的指挥所。父亲李兴玉(1916年农历丙辰年十一月二十一日——2004年农历甲申年正月十四日)和母亲李广荣(1914年农历甲寅年四月二十五日——2007年农历丁亥年二月十八日清明节)就是在这座普通而又传奇的农家小院、百年老宅里,携手走过了70多个春秋的风雨历程,演绎了积德行善的人生故事,培育传承了忠孝传家、德仁处世的优良家风。

一、贤妻良母

母亲的娘家在紧靠黄河南岸的西李村,当地人俗称老庄上。现在属于梁山县小路口镇管辖。母亲出生在西李村一户家境殷实的李姓人家,自幼受到良好的中国传统美德教育。母亲是姥爷姥姥最小的闺女,可谓掌上明珠。她没有姐妹,只有一个年长好多岁的哥哥。父亲同样出生在殷实人家,是爷爷奶奶最小的儿子。他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年长的姐姐。父母养育成活了我们姐弟5人:大姐瑞华、二姐秀芝、哥哥文汉、我和弟弟文臣。到我出生时,我的爷爷、姥爷、姥姥、舅父、姑母都早已去世。可以说是出了自家院,举目无近亲。我们姐弟5人,紧紧偎依在父母身边,相依为命。正是这种特殊的家庭结构,父母则成了培育我们优良家风的唯一、纯正的血脉传承人。

山东妇女的贤良美德,在我母亲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她孝敬婆婆,照顾丈夫,爱护子女,乡里乡亲有口皆碑。母亲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孝顺媳妇。母亲常对我们讲:你爹15岁就没了你爷爷,你奶奶孤儿寡母熬这一大家子不容易,我们要好好孝敬她。从我记事时起,我们家一年到头总是两样饭。每顿都要专门为奶奶做些好吃的,端给奶奶先吃。在母亲的精心侍候下,奶奶活了88岁,在当时村里是最长寿的。全村人都夸奶奶有福,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媳妇。

男耕女织的中华农耕文明和男主外、女主内的山东淳朴民风,在我们家体现得非常典型。父亲耕种劳作、出力挣钱、养家糊口,撑起家庭的天。母亲纺棉织布、主理家务、碾米磨面、烧火做饭、一应吃穿,还要侍候老人、照顾大人、养育孩子、饲养家畜家禽,坚固家庭的地。每到夏秋大忙时节,母亲还要下地帮父亲抢收抢种。每天晚上,我都是在母亲轻轻的纺棉声中入睡的。第二天被叫醒时,母亲早已做好了一家人的早饭。在我幼年到童年的时光里,几乎从来没有母亲睡觉和休息的记忆。除了给奶奶单独做些好吃的,家里的大锅饭做好之后,一年到头、一日三餐,都是让父亲和我们这些孩子们先吃,母亲最后才吃些剩菜剩饭。母亲的勤劳、贤淑,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特别在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父母更是倍尝艰辛,表现出常人难有的坚毅。1960年,正是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最困难的时期,我考上了初中。这时,二姐秀芝上初三,哥哥文汉上初二,我上初一。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个普通农民之家同时供养三个中学生,村里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每周我们分别背着菜团子去上学,到周末菜团子发馊了,我们也坚持吃下去。因为母亲连菜团子都舍不得吃。家门口有棵椿村,叶子有臭味,母亲就用水多泡几遍,煮煮吃了充饥。有时饿得没办法,母亲就喝点盐水把肚子充填一下。父母含辛茹苦,促使我们姐弟三人发愤读书,成绩都很好。在党和政府的资助下,我们终于挺过难关,姐弟三人全部完成了初中的学业。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二姐初中毕业去自学了中医,哥哥则报考了师范学校。父母举全家之力支持供养我报考上了山东省重点高中——山东菏泽一中(前身为慈禧太后赐建的曹州中学堂)。我不负父母养育的苦心,刻苦学习、本份做事,到1966年应届高中毕业时,成为班里品学兼优、文理双优的学生。现在菏泽一中校史馆都可以查阅到我的相关资料。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打碎了我指日可成的大学梦。不过,凭着我老高三打下的扎实文化功底,我以文字写作的优长,在地方入了党、提了干。在梁山县委常委研究确定我担任团县委副书记之后,菏泽军分区党委常委又研究决定特别批准我穿了军装。于是,我从菏泽军分区,到山东省军区,到济南军区,再到总政治部,从家门口到北京城,最终成为两位开国上将住过的农家小院里,新升起的一颗将星。

二、善举仁心

母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却实实在在地救过两条人命:

一个是在我出生不久,家北邻居家新生了一个小女孩,孩子生下后,她母亲一滴奶水都没有。在当时旧社会经济落后的偏僻农村,没有任何乳品可言,唯一的生路是求助人乳哺育度过婴儿期。小女孩的家人找到我母亲后,母亲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母亲坚持用一只乳头的奶水喂我,用另一只乳头的奶水喂那个小女孩。我有时饿得哇哇叫,母亲就煮点面糊糊喂我。一直坚持把小女孩哺育存活下来。小女孩的奶奶给我母亲磕头谢恩。

另一次是母亲在家前苇坑洗衣服。苇坑四面芦苇环绕,十分隐蔽。村前邻居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去苇坑洗澡。母亲忽然抬头发现小女孩不见了,只有气泡从水面冒出来。缠着小脚又从无水性可言的母亲,毫不犹豫地冲到水里,把小女孩捞拖上岸。小女孩已经昏迷。母亲本能地把小女孩头朝下拉卧在斜坡上,并轻轻拍她的后背。随着大口大口地吐水,小女孩地一声苏醒过来。孩子的母亲闻讯赶来千恩万谢救命之恩。事后有人问我母亲,你小脚又不会水,也不知苇坑深浅,你下去救人不怕自己被淹着吗?母亲坦然地回答说,眼看孩子就没命了,救人要紧,我啥也没想。

母亲关键时刻的善义之举,源自她平时的仁爱之心。我的姑母、姑父去世早,表姐八岁、表哥五岁就成了孤儿。是我父母把表姐表哥接到家中养育成人。母亲把表姐表哥和我姐弟几个一样看待。大学毕业的表哥徐德立深情地回忆说,是妗子给了我那份失去的母爱。

母亲乐善好施。凡有讨饭的赶上门来,母亲总要给人家一个完整的馒头。特别我们村上有个风俗,有几户特困户,每年春节前都到各家各户讨些饭菜以备过年。遇到这种情况,母亲总是尽量多备些年货送给他们。所以,村里人都夸母亲心眼好。

母亲与人为善,和亲友乡邻交往也是德仁相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从来不沾人家的光。亲戚来了带点礼物,母亲总要想法多压一些东西给人家带回去。有时过年过节,人来客往后,自家留的东西倒是比较紧巴。每当家里做点好吃的饭菜,母亲总要先盛一碗给隔壁邻居家送去尝尝。邻居家也是礼尚往来。因此,母亲和亲邻们的关系,总是非常和谐融洽。母亲得到的普遍赞誉是:心眼好、实在。

母亲的见义勇为和仁爱之心,对我参加工作后能够有担当精神、坚持原则以及与人为善、尊敬领导、团结同志等作风的养成,都起到了直接的教化作用。

三、良知正义

201292日,开国上将杨勇将军的儿子、重庆警备区原司令员杨冀平少将,在赴山东梁山参加纪念杨勇诞辰100周年电视剧《烽火梁山》开机启动仪式之后,专程赶到我家老宅,见证他多次听父亲讲过的这个房东的农家四合院。看到父亲当年住过的房子和曾经栓过父亲战马的老枣树,杨冀平将军非常感慨地对我说:文朝主任,老一辈军事家选择住在你家,道理很简单:一是你家房子比较宽敞,二是你家土地不多,是我党团结依靠的对象。红军老战士、后任空军副司令员的王定烈中将也亲口给我讲过:1938年至1939年,他跟随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肖华将军转战山东,当肖华将军的保卫员兼秘书。在肖华将军往返黄河两岸领导创建冀鲁边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1939年秋,他跟肖华将军曾在黄河南岸前范城村的一个李姓农家四合院(即我们家的老宅)住过一段时间。

王定烈红军老前辈和杨冀平将军讲的都是实情:我的父亲母亲虽然都出生在殷实之家,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但两人年轻时都遭受了家道中落的厄运,为给老人治病,变卖地产;都饱尝了旧社会受人欺压的苦难,对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发自内心地拥护。父亲给八路军、解放军抬担架,母亲做军鞋、做军饭,还在家里帮助救治伤员。父亲给我们讲,他第一次抬担架,是在1943年八路军打阳谷的时候。那时十里八乡组织动员了100多付担架,但战斗打响后吓跑了不少。父亲坚持蹲守在小树林里,一颗流弹打在父亲蹲依的小杨树上,子弹离父亲头皮一尺来高。父亲说确实吓了一大跳。但他们一直坚持接上伤员,抬送到战地医院,受到八路军首长的表扬。回家后父亲给家人讲了这段抬担架历险记。母亲不像有的农家妇女那样埋怨自己的亲人,而是说了句非常朴实善良的话安慰父亲:没打着就好。要是都吓跑了,谁抬八路军的伤员啊?”1948年冬,淮海战役期间,父亲所在的担架队因为情报有误,到达战场时解放军已经撤离。当地乡亲告诉说国军马上过来,你们赶快躲一躲吧。父亲他们便在村头农家柴草垛里躲藏了一夜,同行的一个担架队员差点被冻死。母亲则告诉我们,有一次一个伤员直接抬到我们家里,母亲帮助用盐水给伤员擦伤口,并煮鸡蛋面条给伤员喂饭。……父母双亲和山东解放区的群众一起,在党的领导下,微尽匹夫之力,终于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在党的关心培养下,除了大姐瑞华因解放前出生较早,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二姐秀芝、哥哥文汉、我和弟弟文臣,全部都上了学,参加了工作,并入了党。父母亲从来没有拖过我们工作上的后腿,从来都是给我们报平安家信,教育我们安心工作。母亲经常给我们说:都守在爹娘身边,咋能搞好工作啊?每逢请假回去探望双亲,假期快到时,母亲总是主动提醒说:该走时就走,别耽误了工作。特别是1996年我奉命调到北京工作后,由于负责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宣传的节日值班,我再也没有回家陪父母过过春节。只是在春节前或节日后请假回去看望一下。特别每逢年前回去看望时,母亲总是深明大义却又平静地说一句:今年还是不能在家过年吧?我总是忍着泪回答说:对,节日期间值班很重要,不敢出差错。母亲则说:该回去就回去,不要挂着家里,我和你爹很好,工作要紧。尤其令我一想起来就潸然泪下的是,2004年春节过后和2007年清明节前,是父亲病重和母亲自己病重期间,我匆匆请几天假回去探望,病情稍有稳定,母亲就主动说:人老了都要这样,你别误了假,回去工作吧。我只有双膝跪地,含泪拜辞母亲。我近半个世纪如一日,从刚刚参加工作,到退休后经组织批准参加中华诗词学会的社团活动,从来都是兢兢业业地工作,因为好好工作,报效国家,是母亲的嘱托。

四、德厚恩深

母亲不识字,但脑子很灵,记忆力特好。我们老家村子不大,村里谁家孩子哪天出生,谁家儿女哪天婚嫁,谁家老人哪天去世,母亲张口就能说出来,简直是村里的一部活辞典。父亲则在秀才爷爷的辅导下,从小读私塾,受到了较好的儒家思想教育。且父亲天资聪颖,到了晚年,他小时学过的儒家经典如《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内容还能如数家珍,有些名言警句还能脱口背诵。只是从15岁那年,爷爷患病去世,父亲辍学务农,与奶奶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因此父母对我们的教育,也是两种风格。父亲经常以其老私塾底子,用儒家经典思想和名言警句教育我们。而母亲则是勤于做事,少于言语。对孩子的教育,母亲也是话不多,但很深刻,很管用。母亲嘱咐我们说,你们几个都有了工作,这很不容易,一定正儿八经好好地干。千万不能做对不起公家、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在党和政府的关心培养和父母的教育引导下,我们姐弟4人都在工作上健康成长 :二姐李秀芝在梁山县中医院工作,是当地有名的医生,工作连年先进,医疗技术和医德医风在广大患者群众中有口皆碑;哥哥李文汉,当过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秉公办案,曾经荣立过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被评为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后在梁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位置上退休;弟弟李文臣,当过梁山县生产资料公司的经理,工作上连年是模范,是多年的基层人大代表。我在工作中也很积极努力,多次受嘉奖,3次荣立三等功,一次受到当时三总部的联合通报表彰。在我们姐弟中,我的职务相对高一些,因而父母对我的关注和嘱咐也就多一些。主要是提醒我农村孩子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千万别犯错误。我把父母的话铭记在心,兢兢业业做事,本本份份做人。2008年,我60岁的时候,写了首七律《六十感赋》:

重逢戊子顾人生,久历风波气自平。

做事能将心地问,为官可对昊天盟。

东西南北传佳讯,春夏秋冬入画屏。

船靠码头应笑慰,花明柳暗又登程。

一位文化学者读了这首诗,感慨地对我说:为官做事,能够面地对天,问心无愧,是源自心底的正气传承。我感谢父母养育,德厚恩深。感谢好母亲传承了好家风。母亲不仅给了我血肉之身,而且给了我向上向善的灵魂。啥时候也不能对不起公家,啥时候也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母亲朴实的话语,为我做人做事铺就了底色,划定了底线。母亲德厚若地,恩深似海,使我终生受益,难以报答。

2004年元宵节期间,父亲寿终正寝。匆匆赶回的我,守护在父亲床前,按照家乡风俗,在第一时间以孝子之身,为父亲试穿了寿衣。2007年清明节,看到从北京赶回的我,母亲露出了宽慰的笑容。我在病床前抓住母亲的手,送她老人家远行仙逝。我和亲人的泪水,与普天下清明时节的纷纷泪雨交织在一起,沉痛哀悼我这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父母去世后,我分别写了首挽诗,既是对双亲的祭奠,也是对家风的折射:

祭严父

值遇元宵月正明,举村空户送尊翁。

生逢乱世多磨难,心境仁和自太平。

忠孝传家积厚道,德才兴业耀金星。

柴门曾住开国将,紫气盈庭庇后荣。

悼慈母

恰是清明泪雨纷,仙迎我妣驾祥云。

含辛茹苦育儿女,行善积德为里邻。

乳哺羸婴终救命,身托溺幼竟还魂。

良知正义家风好,有口皆碑赞母亲。

在母亲仙逝十周年之际,满含深情与泪水,写出这篇小文,复命《好母亲,传承好家风》主题征文特约之稿,并作为献给父母在天之灵的一束心花。

 

作者:李文朝,高级记者,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主任,中华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图片新闻
文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