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民生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民生论坛 
 
怀念贾若瑜社长
      发布日期: 2016-9-30      【字体】:

 

怀念贾若瑜社长

任海泉

2016年9月22日)

 

2016年8月13日,共和国开国将、解放军红叶诗社贾若瑜社长逝世。我是在第二天得知这一消息的,当即作诗一首,表怀念之情昨夜苍穹又陨星,流光溢彩耀心灵。风云际会功勋巨,文武融通德艺馨。百岁担纲枫叶赤,一生栽树柳营青。今逢火炬传吾辈,策马扬鞭不敢停。下面,我结合这首诗的创作,谈谈向贾老学习的一些体会。

昨夜苍穹又陨星,流光溢彩耀心灵

    贾老1915年农历五月初八出生于四川省合江县,后迁居贵州省赤水县。幼年时母亲不幸早逝,他被先后过房给长期守寡而膝下无子的二叔祖母和尚未过门的二叔母。所幸的是,祖父和父亲送他读私塾和小学,奠定了坚实的诗书基础,直到年过九旬,他仍能背诵《左传》大部分篇章。后来,在表兄、共产党员梁业广的引导下,他成为具有“红色种子传播站”之称的文庙小学和平民夜校的第一批学生,从此开始接受党的启蒙教育,参加革命斗争,于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长期从事军事工作,用他的诗说是“破敌沙场挥落日,谈兵玉帐定新天”,最终成长为党和军队的高级领导干部。我军1955年授衔的一千余名将帅,今天健在的仅十几人。贾老作为其中的一员,以102岁高寿仙逝无疑是幸运的。贾老原名若愚,在抗大工作时,教育长罗瑞卿对他说:你不愚嘛,不如把字改成字,是一种美玉,清白无疵。他听从老首长的提议,将名字改成了若瑜。纵观贾老的一生,真配得上若瑜二字。所以,尽管是将星陨落,尽管是心情沉痛,但我更多的是回顾贾老走过的光辉革命道路,是怀念贾老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思考我们从贾老的传奇一生中应该学到什么。

风云际会功勋巨,文武融通德艺馨

    贾老的青少年时期,正值中国历史上风云激荡、英雄辈出的年代。他的家乡地处川黔两省交界的赤水河畔,当时河运发达,经济比较繁荣。其祖父、父亲都是中医,家境相对宽裕。他本可以子承父业,也可以经商从政,却走上了随时都可能流血牺牲的革命道路。特别是他考入成都高中后,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连续几个学期都得到学校免交学费的奖励与合江县教育局的奖学金,决心学好理工科,当个工程师,实现工业救国的理想。但当党组织安排他弃学从戎,回家乡参加贵州军阀开办的军事教导大队,开展兵运工作时,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坚决服从了组织的决定。1935年,他在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机智地将所指挥的国民党85师的一个机枪连完整地交给了红二、六军团,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他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和军事训练,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德艺,一直受到组织的重用。抗日战争时期,贾老任抗大七大队队长兼教员,由于游击战课讲得很好,被大家誉为游击大王,受到朱总司令的称赞。1940,贾老奉命率抗大第一分校前往胶东,至新中国诞生,10年之中,贾老参加了胶东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全部战役和战斗,参加了建设根据地和解放区的斗争,其职务从抗大第一分校编辑主任、八路军第三支队支队长,一直当到胶东军区参谋长、司令员,立下了赫赫战功。他曾用天兵叱咤风雷动,战马声嘶弹雨飞的诗句来形容经历的战斗生活。建国以后,又先后任山东军区参谋长,总参谋部作战教纂处处长,志愿军第23军参谋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副部长,军事博物馆首任馆长,总政治部副秘书长、代秘书长。在筹备军科、军博和为高等军事学院、八一厂选址过程中,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可以说,这一时期他转岗频繁,军政兼优,贡献甚巨

百岁担纲枫叶赤,一生栽树柳营青

    贾老是我军著名的儒将,对中华文化无比热爱,从小就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功底在几十年戎马生涯中创作了不少优秀的军旅诗词。从1991年起,他桑榆未晚心似火,愿洒余辉映彩霞担任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做了大量基础性、前瞻性工作,直至百岁还在为我们担纲领衔。红叶诗社在贾老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领导下,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为振兴中华军旅诗坛,繁荣我军军旅文化,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诗社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诗教,贾老从事时间最长的是军事教育,一生都在做教书育人的工作。从长征开始,他先后担任红六军团教导团主任教员、军事总教,二方面军红军大学上级干部指挥科科长,抗大队长、教员、分校编辑主任、胶东支校校长。建国后,他说自己又百战归来育桃李担任总参谋部作战教纂处处长、军事博物馆首任馆长,实际上还是干的军事教育工作。1964年,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专门请求中央军委调贾老当该军区参谋长。贾老却更愿意从事军事教育工作,谢绝了许世友的邀请。文革中贾老被打倒,重新出来工作后,他出任军政大学副教育长、军事教研室主任。1978年,中央军委重组军事学院,贾老出任教育长、副院长,主编了《游击战》、《方面军防御战役想定》和《中国军事史辞典》等大量教材、典籍,出版发表了《毛泽东军事思想》、《军事课教学法》和《孙子探源》等书籍、文章达五百余万字。可以说,他著作等身,培养的军事人才共有几代,遍及全军。我年轻时就读过贾老的著作和文章,1984在军事学院学习时他正好担任全军恢复军衔制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虽未谋面,但从广大教职员工对他的赞誉中,看到了他的影响无处不在。后来我到国防大学工作,见到这位闻名遐迩的老前辈,穿着一身旧军装,戴着一顶旧军帽,竟是那样平凡朴素,那样平易近人。

今逢火炬传吾辈,策马扬鞭不敢停

贾老走了,振兴红叶诗社、繁荣军旅诗坛的担子传到我们这代人的肩上。我为什么用不敢停三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贾老为我们树立了光辉榜样,而诗社当前又面临复杂多变的形势,自己的能力又有限,责任重如山,弄得不好,真是对不起贾老等红叶的老前辈啊!怎么办?还是要从向贾老学习中汲取力量,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贾老有许多地方值得我们仰慕和学习,比如坚定的理想信念,朴实的工作作风,深厚的文化底蕴,广博的军事素养,执着的事业追求,无私奉献精神,等等。其中有一条为突出,那就是实事求是,敢于担当。贾老任军博首任馆长期间,有三个传奇故事为人称颂。第一个是,1927 八一南昌起义的领导人是四位还是五位,及其排列次序问题他冒着被戴反党帽子的危险,直接征求周总理的意见,将周恩来、朱德、叶挺、贺龙,改为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第二个是,庐山会议后,关于彭德怀同志及其历史材料的陈列问题他顶住上级要求通通撤掉的压力,坚持按史实布展。第三个是,八届十一中全会改选中央领导班子,党中央副主席只剩下林彪一人,军博怎么布展问题。他坚持不违背历史事实的原则,反对将战争年代的林彪按副统帅来宣传。结果被关进监牢,直到九一三事件后才被放出来。现在全党正在按照中央的部署,开展两学一做,即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其中有一个突出要求,就是区分不同对象,落实应知应会。我觉得,实事求是,敢于担当,应当成为党员领导干部最基本的应知应会。

我坚信,在习主席的领导下,我们的强国梦、强军梦一定能够圆满实现,红叶诗社一定能够薪火相传,贾老的在天之灵一定能够得到安慰

    (本文为作者在红叶诗社缅怀贾若瑜老社长追思会上的讲话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