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民生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民生论坛 
 
用心书写最鲜活的生命体验
      发布日期: 2016-9-2      【字体】:

 

用心书写最鲜活的生命体验

——走近女诗人刘能英

 

宋彩霞

 

    我在中华诗词杂志社做编辑的这几年中,曾经有数位友人和同仁向我推荐过刘能英的诗作,也编发上过刊,因此早就有了神交,只是无缘相见。直到2014年冬,在一次饭局上得以相识。她给我的印象是朴实、文静、不善言谈,性格内向。今年初在另一次饭局上我们第二次握手,才有了暂短的交流,得知她全凭生来具有的天赋,聪明智慧及悟性,刻苦钻研的精神,在七、八年的时间里,不仅弄通了诗词的格律,而且懂得了诗词创作的意境、意象等艺术技巧,创作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并深得诗之三昧。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到2012年近三年时间里,她获了大大小小60多个奖项。最近又斩获了2014年度“子曰”青年诗人奖。他的作品如何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赢得了读者?带着这个疑问,我关注并且走近了她。最近她又以一组词作见示,读后颇受感动。原来她是用心书写着最鲜活的生命体验;用心书写着东舍茅篱的原初形态;用心书写着一些远去的和丢失的最宝贵的真诚。

    她的书写情感与众不同,接着生活和情感的地气与韵脚,是以最真实的生活和情感,打动人心,并且是来自生命的素描而歌唱甚至呐喊。比如她在《清平乐·北京生活札记之三》里的长叹“双休已惯,独自无聊看。看得长城多好汉,看得故宫人满。 香山枫叶流红,锦笺预约成空。寂寞谁来与共,伤心半夜西风。”在《天香•下班途中 》中真实地记录了北京日益严重的堵车现象: “舞地招萤,歌厅驻雁,凤阙流连云步。玉壁松窗,兰塘竹苑,一任西风秋雨。碧桐无语。君不见、锦城深处,多少香车塞断,渔樵晚来归路。 偷闲梦回租户。十平方、尚安妻女。奔走早摊夜市,几曾言苦。惟愿今宵莫堵。趁佳节、团圆父和母。米酒频添,柴鸡慢煮。”并由此想到那些“ 偷闲梦回租户。十平方、尚安妻女。奔走早摊夜市,几曾言苦。”的酸楚与忧伤,发出了:“惟愿今宵莫堵。”的呐喊!“诗是现实的心灵”。(黑格尔语)诗是抒情的艺术,无情不是诗。她在《画堂春·忆弟》里充满了回忆:把“我”带到了“那年那月那重阳,无风无雨无霜。有田有地有池塘,还有花香。”的场景。接着她写到:“山水可能记得,我们或许遗忘,曾经一起捉迷藏,直到天光。”“直到天光”,戛然而止!撼人心魄!令人荡气回肠!《潇湘夜雨·癸巳中秋怀亡弟》则是用灵魂在歌哭“一叶残荷,一场秋雨。一条远道缠绵,一声孤雁叫江天。那是我、常怀梦境?还是你、难舍人间?谁的泪,流经汉水,淌过长安。 一杯桂酒,一轮皓月,一纸辛酸。塞进家书里,寄向黄泉。花谢了、无须哭泣,春到了、还会斑斓。他年后,萍蓬若聚,絮絮说从前。”文学对痛苦的叙述能产生强大的审美力度和精神力量,虽然没有警句的效果,但很能触动人心中最柔软的隐秘部分,而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正是人性的根源之地。这样来自生命里的真实的歌哭与痛,谁会不跟着痛?

    但是,她不是时刻都喊痛,明亮与幽暗交织在她的词里,她对生命、生活的态度,在作品里得到完整的体现。她用白描手法写出了《鹧鸪天·北京生活札记之八》“地铁公交走走停,晓烟吹尽晚烟生。未知今夕为何夕,哪计长亭复短亭。  枝蔓蔓,叶青青,草花依赖日光灯。帝乡风浪无关我,任是雷惊梦不惊。”“帝乡风浪无关我,任是雷惊梦不惊。”体现了乐观和迎面而来的质朴,与“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异曲同工。她也有过迷惘,有过无奈和追忆。在《西江月·北京生活札记之七》里这样写道:“灯火延伸郊外,心情堵在途中。万般无奈数霓虹,数尽繁华千种。 就算襟怀北海,那堪叶落西风。不知何去又何从。转眼青春似梦。”是啊,我们都有这样的体验:蓦然回首,为逝去的年华痛心疾首。能英也不例外,可人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但不一定你写的出来。而在《清平乐·北京生活札记之四》则记叙了生活细节,笔者也是独处京华五载,深有同感:“酸肩痛臂,拎着油和米。难得此时人不挤,地铁换乘公汽。 一双倦履匆匆,一轮皓月溶溶。一夜西风有恨,一帘幽梦谁同。”下阕一连用了四个排比的“一”字,加重了语气,按时间顺序递进,可谓给力。在《西江月·北京生活札记之六》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几树青梅结籽,一庭白露为霜。为冰为雪又何妨,日子消磨网上。 莫问身安何处,不知心寄何方。夜深唯共影成双,还共浮尘跌宕。”其“为冰为雪又何妨”表明了她愿意为她所钟爱的事业付出霜晨雨夜的努力的决心。在《洞仙歌•北京生活札记之一》既对北京拥堵的交通、沙尘暴、雾霾的恶劣环境的担忧,也有自己清苦羁旅生涯的无奈:“五更未到,便匆忙穿戴。今日衣还去年买。草桥东,地铁开往何方,朝北走,应属西单一带。  尘多风又燥,不似江村,四季无霾也无霭。路上万千人,偶遇明星,都不是,我之所待。想见那长安夜阑珊,却恨这交通,堵生无奈。”她登上北固亭对辛弃疾说:“千年前的江山,千年前的风和雨。少年的梦,穿过巷陌,飘过草树。落在楼头,轻于烟雾,细于尘土。那一腔热血,满怀壮志,浸润了,英雄弩。”下阕她这样评价稼轩:“不管此弓开否。但翻成、稼轩词句。几分激越,几分惆怅,唱红万户。报国之心,平戎之策,中兴之举,已随京口这,名亭北固,镇江千古。”(《水龙吟·登北固亭怀辛弃疾》)真是浩气了得,谁会想到是出自一个女子之笔!

    情感是心灵的洗练,心灵是情感的升华,她来京后的生活的真实的体验,带来的是情感的真切和真诚,日常点滴生活里折射出的情感景象和滋味绵长醇厚,质朴感人,充满着对故乡和亲人,对生活和社会的深情歌唱,对情感的表达并不是以痛刺痛,而是生活报我以痛,我还生活以歌和爱,它超越了生活的苦难和艰辛,过滤了生活的渣滓,留下的是创作的甜。她在《我的乡村 我的乡亲》一文中写道:“真想此刻就抛弃一切,于东篱把酒,度诗意人生。春赏百花秋赏月,诗咏凉风词咏雪。或放牧山歌,或垂钓乡野。或对牛弹琴,或听花解语。三杯淡酒,一壶清茶,半卷朱帘,看炊烟袅袅升起,夕阳慢慢西斜。与乡村同醉,与乡亲同乐。”她的《摊破浣溪沙·野趣》就是这样一个实录:“为采池边那朵花,草虫惊我我惊他。偶见槐阴陡坡下,有西瓜。 解带抛衣斜过坎,屏声敛气倒攀崖。隔岸却闻村妇喊:小心呀。”这首词洋溢着泥土气息,充满了小生活、小日子的小幸福、小甜蜜。在司空见惯的生活里,在她的笔下便成了令人羡慕的世外桃源,表现的是神仙一样的穷快活人。读这样可爱的、一气呵成的痴情表达,有谁会不动心?

    这些带有泥土和青草气息的作品以及作品里鲜活的朴素情感,让诗坛的生态变得有生机和希望,有未来和荣光。她的旧体诗词却有着现代的元素,我说的现代元素至少有以下三层意思:

    一、 现代忧郁气质。刘能英的词没有粉脂气,也没有那些时代赞歌,更没有愤世嫉俗的狭隘心理。她总是从一个很小的方面展开,着力挖掘那些很小的地方所能蕴藏的具有时代感的忧郁。

    二、   现代生活感觉。旧体诗词或许以一字的凝练击穿通篇的主旨,现代诗歌以面来引领深厚。喜欢旧体诗词的朋友没有理由贬低现代诗歌,信口贬低的都是不懂诗歌的,正如喜欢现代诗歌的朋友没有必要说旧体诗词是枷锁是桎梏,那是他或许还不具备古典情怀。

    三、   现代诗人质地。我说的现代诗人不包括五四以来的那些呐喊,不包括政治抒情诗人,几乎也不包括80年代后的朦胧诗人,刘能英就是一位具有时代责任而以诗词为己任并在不断探索诗词的技艺的同时具备诗人骨气的人。

    能英春秋方富,她是那种“一天不读诗写诗,感觉象掉了魂似的。这辈子就打算与她齐眉并寿了。春风于我独留情。”(春风与我独留情)相信她持之不懈,其成就岂可限量哉。

笔者在中华诗词杂志社做编辑,服务于诗友,成就甚微,承能英虚怀若谷,不耻下问,遂不揣浅陋,妄自论介,谬误之处,尚祁指正。

 

       乙未年正月于京华白雨庐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