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zhscxhw@163.com
  民生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民生论坛 
 
诗者的风范
      发布日期: 2016-4-1      【字体】:

者的风范

-蔡厚示先生《二八吟稿》代序

李树喜

岁末年初某日,88岁高龄的诗界前辈蔡厚示先生打电话给我,要我为他的诗集《二八吟稿》作序。以后生晚辈为泰斗级前辈作序,吾不胜仓皇。正欲推脱,厚示先生连声喊我“学弟”,说他和我先后就读北大,还都是邓广铭先生的弟子,同出燕园,气息相通。前辈提携后学,情真意笃,推脱无计,自当应命。

我自幼习史学诗,深慕古今诗词大贤。屈宋陶谢李杜苏辛之辈无缘与之游,幸与当今诗界众多元老巨匠为师为友,其中最为仰慕者就是蔡厚示先生。古贤年代久远,其形象皆如画像,千人一面;当代名家却各具风采,历历在目。而人们心目中最具文人风雅、最具诗人形象、足以为范的就是蔡厚示先生。你看他,八尺男儿,伟岸如山,沉厚若谷,和煦如风,柔情似水。“佛生”之禅,“艾特”之特,“雪轩”之雅,浑然一体(注:蔡厚示,字佛生,笔名艾特,室名玉雪轩)。于天然中展显出诗人的本真与气格。

言诗。蔡老诗词创作越过半个多世纪,题材广阔,收获极丰。时代风云,社会变迁,曲折磨难,咏物怀古,哲思感悟,朋友酬答,心路历程,相思爱情,都纷然入诗,各著光彩。“题林锴、刘征、陈萍合作《三友图》”写道:“怪石孥云竹几竿,红梅一树色斑斑。青松更踞山头立,始信人间重岁寒”。此间,云、石、梅、松,傲然山巅,岁寒未凋。这,既是一位老诗人的曲折奋斗史,又可视作一部当代社会史与诗词史;史有所阙,诗以补之,谓之诗史。如此成就,蔡老并不满足,他“不贪人后尊诗老,但冀身前远俗氛。朗朗乾坤宁畏鬼?胸中海岳走千军。”确实,诗人胸中有乾坤海岳、大漠雄风、晚霞朝露,万马千军。携来清气,运诸笔端,当然便得好诗。

诗如其人,大凡诗人都是性情中人,贵真情。蔡老被公认是诗界最真情、最多情的一位。朋友情,师生情,诗友情,襟怀坦荡,真挚无瑕。尤其是亲情、爱情,至诚至笃,刻骨铭心。我们所见集中几十首幽婉缠绵的爱情篇章,当是蔡诗中最光彩动人的部分。“四月芳踪竟未归,鹃声彷佛是耶非?从来天意与人违!五十一年伤逝水,无穷余恨对斜晖。春寒恻恻渐侵衣”(浣溪沙·悼亡妻)。诗人对“十年两隔意茫茫”的“梅娘”,未能忘,每思量,可谓曲曲深婉,句句沾巾。又一次走近梅娘墓,诗人已老,步履蹒跚,但痴心未泯的还是那位才郎,“步履盘跚卿莫笑,来前确是旧中郎。”泫然哀婉,细微凄美,令人心动者三,以致不忍卒读。

诗如其论。蔡老作为诗坛前辈,青年导师,对诗界动态和诗词理论颇多关注,多有阐发。他与时代同行,笔墨跟随时代,旗帜鲜明地主张诗词应当“持正求变”求正须守其本,容变必出新。身体力行,颇多拓展。赏读这位耄耋老人半个世纪的诗作,总觉春风扑面,生机盎然。

蔡老的诗词主张,还集中表现在一组七绝“论诗”中。

强调真情与诗性,突出创意与出新。蔡老指出,“屈陶李杜名千古,首贵真情非假情。”又说“天然好语足怡神,春草池塘见性真。雕绘徒增庸俗相,陈言力去味弥新。”告诫为诗要不拘一格,各展性情。“一似林花春又秋,诗词风格任神游。雄豪婉约皆珍品,不袭他人自一流。”尤其“不袭他人自一流”句,当是前人“以出新意、去陈言为第一着”的诗化升级版,可谓一语破的,至理名言

蔡老性情洒脱无羁,充满灵性、幽默和魅力。他与人友善,不拘细节,爱才惜才知才。是青年的知心朋友。他喜欢童言无忌,我们热爱白发童心。无论和他一起旅行,开会,谈诗或聊天,他都口若悬河,不知疲倦,吞吐珠玉,妙趣横生;无论大小场合,只要蔡老在,就如沐春雨,如坐春风。欢声一片,乐何如哉!与之相处相交,真是一种享受。

蔡老以智慧幽默入诗,更于诗集中每每见之,如“荔湖泛舟”:

荔枝湖上荡清波,俊友骚朋笑语和。叶底红妆三两女,轻声唤我老哥哥。”看啊,诗心永在,则诗人不老,这位八秩诗人真是人见人爱的老哥哥。

又如妻子酣声作响,诗人一时难眠,他不生烦恼却生趣。小诗“闻鼾”是这样写的:之子鼾声美,贪听损夜眠。韶音出天汉,雪水下祁连。风动隋园柳,波摇太液莲。千金难买得,不费一文钱。”活脱精湛,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说是古今最美妙的“听鼾”诗绝不过分。

今年是蔡老的米寿之年,他说,人生88岁,可称之为“二八佳人”他这部诗集就命名《二八吟稿》童心永驻,堪比二八;老而弥坚不堕青云。学者诗者长者,诗品人品文品,其人其其事,蔡老之声名誉满诗界,远播海外诗人厚示的风范和形象,就是中华诗词和中华诗人的代表形象。故我有一句诗云:“南国烟花塞上风,骚坛难与古今同。诗人本色觅何处,二八高蔡翁。”

人未老,雄心在,诗还新。蔡老的心迹,在致友人的八声甘州”中可见,他唱道:

“莫谓刘晨已老,尚能餐擅饮,不改前容。愿唐骚宋韵,簪笔伴高踪。觅桃源,广开花径,便来人,长此醉春风。功成日,许吾侪去,另上层峰。”好个“功成日,许吾侪去,另上层峰!”愿蔡老更攀高峰,吾辈愿随其后。

2016年3月于北京云闲斋

返回首页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